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8)(完)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8)
  
  
  
  陽光從透明的天花板照下來,印在地上的花紋,卻像是透過水面,波光嶙峋的模樣。房間中明明沒有水,各色魚兒卻還是能在其中自由地游動。貝露琪與另一名少女坐在桌邊……
  
  「氣死人了……賽西莉亞你聽我說啦!亞瑟是個大笨蛋,明明吃了阿爾弗雷德那麼大的虧,還一天到晚想幫他的忙──」貝露琪重重槌了一下桌面。
  
  「貝露琪……這段話你已經重複第四次了……你只是不甘心阿爾弗雷德能逃出你的迷宮而已吧?」黑色長髮分成兩半,用紅色蝴蝶結束起,有著南國人民特殊膚色的少女,隨手掰了一塊蛋糕,餵給游過她身旁的魚兒們,「亞瑟疼愛阿爾弗雷德這件事,在魔法界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了……」
  
  「那當然啊……我的稱號是"Labyrinth",隨隨便便就讓他們逃出去,我的面子哪裡擺?」貝露琪拿起叉子狠狠地戳著眼前的蛋糕,直到原本好好的蛋糕變成碎片。賽西莉亞嘆了口氣,手指一彈,一塊新的蛋糕出現在桌上,然後又順手把破碎的蛋糕餵給其他魚兒們……
  
  「"稱號"這種東西其實也沒那麼偉大啦,那只不過是肯定你的特殊能力而已,你別想那麼多……而且我當然知道阿爾弗雷德之前對亞瑟很壞,可是根據住在維斯卡附近的海妖與精靈告訴我的消息……」賽西莉亞笑了笑,故意停頓一下,「他可是很想念亞瑟的喔……她們常常看他跑到海邊,對著大海喊亞瑟的名字……還有像是"我喜歡你!"、"我一定會回到你身邊!",還有"我愛你"這種話呢~~」
  
  「真的假的?"我愛你"?」貝露琪驚訝地倒吸一口氣,「可是……亞瑟跟阿爾弗雷德……他們不是兄弟嗎?」
  
  「這個嘛……就看阿爾弗雷德的本事了!他們兩個遲早會有結果的,我們不用替他們擔心啦!」賽西莉亞站起身,「最近在汀加附近的海精靈從沉船上找到了不少好東西,貝露琪你要不要來看一下?如果有喜歡的你就帶走吧。」
  
  「好啦……愛德華、萊維斯,來幫忙搬東西啊!」
  
  「……遵命……」
  
  
  ---------------- 我是分隔線 :P ---------------
  
  
  「已經過了快一個小時,他們要不要緊啊……?」等在外頭的丁馬克似乎耗盡了耐心,「貝爾瓦德,我們進去看一下如何?」
  
  「我認為不妥,這是魔法師的房子,說不定有奇怪的結界或是禁忌,未經允許隨便闖進去,可能會有無法預料的後果……」
  
  「可是,光這樣呆呆站在外頭等,要等到什麼時候啊?其他人可以先走,我們可是得等到阿爾弗雷德跟我們一起回去才行!啊受不了受不了啦~~」
  
  「丁馬克你很吵啊……」
  
  提諾打開隨身的行李,東翻西找的拿出一些糧食,「丁馬克先生,如果你肚子餓了,可以先吃這些……」
  
  「不是肚子餓的問題啦!提諾你是不是以為只要吃飽了就一切搞定啊……?」說是這麼說,丁馬克搔了搔頭,最後還是接過提諾遞出的麵包。
  
  「光是食物當然沒辦法解決問題,不過至少比餓著肚子來的好。貝爾瓦德先生您要不要也吃點東西?……」
  
  提諾看向身旁高大的男子,貝爾瓦德只是搖搖頭,「你先吃吧……我不餓……」
  
  「……說實話,我第一次看到國王陛下這副模樣呢!雖然有時候不太穩重,不過從來沒有像這個樣子……要怎麼說呢?」提諾咬了一口麵包,有點苦惱地想著要用什麼合適的詞彙來形容這個情況……
  
  丁馬克大口大口把麵包吞下肚,抹抹嘴,「裝瘋賣傻啦……真是難看!我也被嚇了一跳,要是傳了出去,說不定會變成全國性的醜聞……」一面說,一面瞄了其他人一眼,慢慢舉起手中的戰斧,「還是先想辦法預防一下比較好……」貝爾瓦德也同時將手移上掛在腰間的劍,警告意味十分明顯。
  
  「夠了夠了……我們明白了!不會說出去的可以了吧……」法蘭西斯咬著手帕,用戲劇性的動作抹去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淚水,「哥哥我真是太倒楣了!酒都送給了魔女不說,還被布拉金斯基家族追殺,現在連好不容易能八卦一下的機會都沒了,這趟旅程真是賠大了啊~~」
  
  「法蘭西斯先生請不要難過,我想等到了維斯卡,國王陛下應該會妥善處理這件事……」菊隨口安慰了一下法蘭西斯,目光卻緊盯著丁馬克與貝爾瓦德,「失禮了,因為昨晚沒有適當的機會自我介紹……請問兩位應該是維斯卡的丁馬克將軍,以及宰相貝爾瓦德˙奧克森謝納,對吧?」
  
  「……沒錯!你看起來應該是東方來的,可以請問一下你的身分嗎?」貝爾瓦德代表丁馬克與提諾回答,但在菊開口之前……
  
  「碰!」房子的門開了,阿爾弗雷德拉著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魔法師,大步走了出來。
  
  「讓大家久等了……其實你們先走也沒關係啦!不過反正大家目的都相同,路上有個伴不是比較熱鬧嗎?亞瑟你說對不對?」阿爾弗雷德朝氣十足地說,一面試圖摟上魔法師細瘦的肩膀,卻被臉紅的魔法師一掌揮開。
  
  「吵死了!你再多囉唆一句,就休想我跟你一起去那個鬼地方……」
  
  「好啦好啦亞瑟你不要生氣……就當是去渡個假嘛!我保證你一定會喜歡那裡的。王宮後面就是森林,裡面應該會有很多你喜歡的精靈朋友。還有一個湖可以釣魚或游泳……」阿爾弗雷德拉著魔法師的手,興奮地說個不停,彷彿回到了小時候的時光……
  
  「知道了啦……等一下再說……」魔法師抽開被阿爾弗雷德拉住的手,轉向站在門口的馬修,「……抱歉啊,馬修!才剛剛回來就又要離開,家裡的事情都要麻煩你了。我會盡快回來的……」
  
  「不行啦亞瑟你不可以這麼快就要走啦起碼住一兩個月……」阿爾弗雷德大聲抗議,一面拉著亞瑟往前走,「馬修,之後就拜託你了……亞瑟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亞瑟先生請放心,還有阿爾,不可以讓亞瑟先生生氣或傷心啊……也祝各位一路順風,再見……」馬修恭敬有禮地向眾人一一道別,目送著他們離去的背影。耳邊不時還可以聽到阿爾弗雷德爽朗的聲音,還有亞瑟叫他閉嘴的怒罵……
  
  「唉……彼得,出來一下……」一直到四周完全安靜下來,馬修才吁了一口氣,看著小男孩模樣的精靈出現在身邊。
  
  「馬修,什麼事啊……?」
  
  「……開始準備搬家吧!」
  
  「搬到那裡……?」
  
  「維斯卡的王宮……現在愛德華跟萊維斯都不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所以可能要多花點時間……」雖然沒有實體,但想到剛剛跟阿爾談話時,阿爾弗雷德提出的要求,馬修突然有頭痛的感覺。
  
  
  ---------------- 我是分隔線 :P ---------------
  
  
  「馬修……你說你是這個房子個精靈對吧?」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借助了亞瑟先生的力量,憑依在這棟房子上……所以我才能在你小時後,以實體出現……」
  
  「這樣說來,這棟房子你可以隨意操縱囉?」
  
  「除了亞瑟先生擺放魔法書籍用具,以及煉藥的房間我不能進去之外,其他房間我都可以……」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請你把房子搬到別的地方,你做得到嗎?」
  
  「阿爾……你想做什麼?」
  
  阿爾弗雷德的計畫非常簡單!
  
  「馬修我跟你說……我帶亞瑟從這裡回到維斯卡,大概要將近二十天的時間。等我們到了有城鎮的地方,你會收到一封"亞瑟"寄來的信,請你幫忙把東西收拾一下,搬到維斯卡去。到時候就拜託你照做啦!」說著說著,阿爾弗雷德從口袋中掏出一封信,在馬修眼前晃了晃。
  
  「阿爾,你太胡來了……亞瑟先生萬一不同意……」
  
  「不,馬修,我是認真的!我知道你們都對維斯卡有不好的回憶,可是現在我是國王了,我會努力把維斯卡建設成一個美好的國家……因此我需要你們的幫忙。另外……」阿爾弗雷德推了推臉上的眼鏡,眼神堅定地說下去,「雖然你可能覺得我很自私,可是,我是真的希望,除了當一個好國王之外,我更能夠成為帶給亞瑟幸福的那個人。我沒辦法長久離開維斯卡,至少現在還不行……所以……」
  
  馬修嘆了口氣,化做實體接過白色的信封,「……我知道了!如果是"亞瑟先生"寫信來的話,我當然是會立刻照辦的……不過阿爾,一切後果你要自行負責,我只是聽從"亞瑟先生"的吩咐而已。」
  
  真是拿阿爾弗雷德沒辦法呢!雖然不是不能體會他的心情啦……
  
  「那當然,馬修……謝謝你了。」
  
  「只要你能做到你所承諾的,讓亞瑟先生幸福……我會盡力幫忙的。啊,亞瑟先生出來了……」
  
  阿爾弗雷德一轉身,衝上樓梯,緊緊抱住站在二樓樓梯口的亞瑟。
  
  
  ----------------- 我是分隔線 :P -----------------
  
  
  到了山下,果然如丁馬克所說,已經有一輛馬車等著阿爾弗雷德了。另外跟著丁馬克與貝爾瓦德前來迎接國王陛下的士兵們,也已經將馬匹備齊。一想到後面的旅程可以輕鬆不少,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路德維希與安東尼奧分別將依然昏睡不醒的基爾伯特與羅馬諾安置於自己的懷中,至於菲利,則由羅德里希顧著。阿爾弗雷德說等到了城鎮裡頭,會再安排一輛馬車,專門載運這三個病患。一切安排就緒之後,他便拉著亞瑟上了馬車,貝爾瓦德與提諾則是坐在前方負責駕車。一聲令下,整個隊伍往維斯卡的方向出發。
  
  「亞瑟,等到了維斯卡,我帶你去嚐嚐當地有名的燉牛肉,那可是我跟丁馬克在皇家圖書館裡頭好不容易找到的食譜喔……」
  
  「皇家圖書館為什麼會有那種東西啊?還有,你坐到對面去啦!幹嘛一直擠過來?」
  
  「因為我很想念亞瑟啊!」
  
  「笨蛋不要摟我的肩膀,還有手不要亂摸啦~~」
  
  漸漸地,兩人吵嘴的聲音消失了,只剩下車輪在地上前進時發出的單調聲音。貝爾瓦德穩穩地拉著韁繩,讓馬車不至於顛駊的太厲害。提諾坐在旁邊,突然說話了。
  
  「貝爾瓦德先生……」
  
  「……?」
  
  「我想,就算國王陛下是在裝瘋賣傻,可是……能讓他做到這種地步,那位魔法師……亞瑟先生……一定就是那位對國王陛下來說,很重要的人吧!」
  
  「……我只希望他不要回去了以後也是這個樣子……」貝爾瓦德看著前方的道路,思考了一下之後才如此回答。
  
  迎著陽光,提諾伸了個懶腰,「真好呢……我們接到了國王陛下,國王陛下也終於找回了他最重要的人,然後維斯卡也正在一點一點的重建中,我覺得,一切都會很好的。」
  
  「是啊……一切都會很好的。」俯下身,貝爾瓦德輕吻了一下提諾的耳鬢,馬上又變回正經八百的模樣,拉著韁繩繼續前進。
  
  只有面紅耳赤的提諾,手捂著剛剛被親吻的地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到了中午時分,隊伍經過一條小溪,丁馬克示意所有人都停下來,讓馬匹喝點水。菊走到馬車旁,輕輕敲了敲車門。
  
  「國王陛下……我是本田。」
  
  「喔,進來吧……不過請小聲一點,亞瑟睡著了……」
  
  車廂內並不寬敞,但勉強還能坐下四個人。阿爾弗雷德與亞瑟坐在一起,菊則是在兩人對面坐下。
  
  亞瑟靠著阿爾弗雷德的肩膀,胸口均勻地起伏,表示他正在熟睡的狀態。阿爾弗雷德一隻手繞過亞瑟的背後,環著他的腰,另一隻手則拉起亞瑟的斗蓬蓋住肩膀,免得著涼。
  
  昨晚才長途旅行回來,又用了那麼強大的魔法救了所有人,一夜沒睡都在跟自己談話,早上還幫病人診療……會難怪會累成這樣了。阿爾弗雷德心疼地想,環著細腰的手不自覺地收緊些……
  
  看著這一幕,菊不禁稍稍微笑起來。
  
  「國王陛下……您看起來相當幸福呢!」
  
  「謝謝,本田。直到剛剛,我才有了點真實感,之前好像都在作夢一樣……這次的事件多虧有你,才能找出與貝露琪對抗的方法。不然,我們大概都沒辦法活著走出那個迷宮,甚至還救出那三人了。真的謝謝你……」
  
  「這是大家努力的成果。光靠我一個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更不要說完成我的任務……」
  
  「對了,你之前說你還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需要幫忙嗎?只要我做得到,本田你儘管開口。」
  
  「的確,是需要國王陛下您幫忙的事呢……雖然應該要在更正式的場合提出這件事,不過我想國王陛下您應該不介意我稍稍失禮一下吧……」菊從衣服內的暗袋中,拿出一封信,低下頭,雙手遞給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用單手拆開了信,詳細閱讀了裡面的內容,「本田,原來你是……」
  
  「是的,我謹代表"伊爾頓國",要求與維斯卡建立正式的貿易往來與定期文化交流。懇請國王陛下核准,並由我本田菊擔任代表,常駐維斯卡,以建立兩國良好關係……」
  
  「當然好……」阿爾弗雷德十分高興,卻適時壓低了聲音,以免吵醒懷中的魔法師,「其實,我一開始還有點懷疑你的身分,因為比起其他人,你具有的知識與謀略,怎麼看都是高級貴族以上的程度,可是卻不知道你要去維斯卡的目的為何……真是抱歉啊!等我們到了維斯卡,我會盡快安排與你們國家通商貿易的事情。」
  
  「感謝國王陛下……其實我也必須老實承認,當我昨天傍晚在酒館遇見您時,我也稍稍懷疑了您。因為您那時相當的招搖,一會兒說自己有錢,又說是自己單獨旅行,怎麼看都像是故意要引起騷動的模樣……」
  
  阿爾弗雷德聳了聳肩,「你說的沒錯,因為我覺得,亞瑟八成不會想見我,所以我只好想辦法惹些麻煩,讓他不得不出面來處理……雖然我沒預料到貝露琪會在這裡,還有伊萬會帶兵追過來就是了……」
  
  「不過就結果來看,您的確達到您的目的了……」菊微微一笑,「我想,我就不打擾亞瑟先生休息了……請容我先行告退。」
  
  推開車門,菊俐落地跳下馬車,留給車上的戀人們獨處的時光。
  
  隊伍繼續向維斯卡前進,眼前的道路在陽光下,看起來充滿了幸福與希望。當然,等魔法師發現,自己的房子已經不知何時被搬到維斯卡時,阿爾弗雷德要如何安撫大發脾氣,然後跟自己整整冷戰了大半個月的亞瑟……
  
  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The End.
  
  
賽西莉亞當然就是塞/席/爾!(音相近嘛....^^;;)
總之,The end了!
感謝各位的支持與愛護,希望本拙作能帶給大家小小的愉快時光,
  
  
如果日後有番外篇.....
請問有人願意指教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