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7)(米英)



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7)


  
  
  「都是我的錯……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如果我沒有請亞瑟先生到村子裡,如果我沒有拜託亞瑟先生留下來……」村民們圍在燒的什麼都不剩的柴房外頭,歡欣鼓舞地慶賀"惡魔"的死亡,而馬修在一旁無聲地哭泣著……
  
  突然,他站起身,奔向村外的十字路口!
  
  再一次召喚出惡魔吧!
  
  反正Maple已經死了,自己對這個世界也沒有任何留戀。再加上這樣的身體,什麼也做不了,乾脆獻上這條無用的性命,看看能不能換回無辜的亞瑟先生……
  
  在十字路口中,馬修反覆地呼喊惡魔之名,過了好一陣子,紅衣的惡魔才總算現身。
  
  「嘻嘻嘻嘻……是你啊!這次又有什麼事?你的未婚妻應該已經恢復健康了……啊,不對!那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所以……她現在應該已經壽終正寢了才對?」
  
  「惡魔先生……非常感謝你……Maple已經毫無遺憾地離開人世了。但今天我有另外一件事情想拜託您……」
  
  「哦……?」紅衣的惡魔饒富趣味似地挑了挑眉,「想恢復原狀的話可是不行的喔!契約裡寫的很清楚……」
  
  「不,不是的……」馬修連忙解釋,「我希望……用我剩下所有的東西作為交換,請讓亞瑟先生復活吧!他為了我,為了我們村子,被活活燒死了……」
  
  「亞瑟˙柯克蘭嗎……嗯……很麻煩的願望呢……」惡魔歪著頭想了想,「這個願望我可沒辦法達成啊……」
  
  「為什麼?……是因為我不夠有價值的緣故嗎?」
  
  「你本來就沒什麼價值啊……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類!我只是太無聊了想打發一下時間,才答應幫忙你未婚妻的!嘻嘻!」紅衣的惡魔漂浮在半空中,不懷好意似的咧開嘴,露出詭異的笑容,「不過這次的願望,要讓亞瑟˙柯克蘭那傢伙復活……不行不行!不要說做不到,就算做得到也不幫你。」
  
  馬修緊握著雙拳,忍不住全身發顫……難道真的,一切都無法可想了嗎?
  
  惡魔靈巧地翻了個身,變成頭下腳上的姿勢,湊到馬修面前,「要我告訴你為什麼辦不到嗎……?」
  
  「……」
  
  「第一,那個亞瑟˙柯克蘭是個討人厭的傢伙……明明心腸不錯,卻老想裝出一副壞人的樣子。我們惡魔啊,對自己的性格,還有慾望都很誠實的,所以最不欣賞他那種裝模作樣的作風了。第二……」惡魔又翻了個身,這次變成橫躺在半空中的姿態……
  
  「沒死的人,你要我怎麼去復活他啊?」
  
  「你說什麼……?亞瑟先生……沒有死?」馬修張大了嘴,驚訝的連話都說不出來。自己明明親眼看到,亞瑟先生在烈火中……
  
  「活了那麼久,你這廢話一堆的老毛病還是一樣……波/西/米/亞……」身後傳來馬修非常熟悉的聲音……一轉身,亞瑟的身影出現在月光下。雖然臉色有點蒼白,長袍的邊緣似乎有點燒焦的痕跡,但那是亞瑟沒錯!
  
  馬修立刻衝到亞瑟面前,急著伸出手,然後理所當然地穿透了亞瑟的身體……「亞瑟先生……您……您還活著?可是……我明明看到了……」
  
  「那是替身啦……用草跟樹枝臨時湊出來的,如果時間再多一點,應該可以做的更像!當我看到那男人的表情時,就覺得還是準備一下比較好……」亞瑟一面說,一面看向半空中的紅衣惡魔,「波/西/米/亞……你既然出來了,就跟你打個商量,把他……」指了指馬修,「的契約轉讓給我吧!」
  
  「亞瑟啊……你燒壞腦袋了嗎?惡魔的契約是不能取消的喔!」
  
  「但是在適當的情況下,可以修改或轉讓對吧?不要以為我沒跟惡魔打過交道。他的未婚妻已經死了,所以這份契約可以視為已達成,留著他對你也沒什麼好處,不如轉讓給我……」
  
  「……好啊!」紅衣的惡魔想了幾秒鐘,爽快的一口答應。這反而讓亞瑟與馬修十分驚訝……傳說中的惡魔,可不是這麼好應付的啊!
  
  惡魔臉上的表情更加不懷好意,「你讓我看了一場精采的秀,雖然不是真人演出,不過至少可以暫時讓我不會那麼無聊……我想這個卑微的人類,大概也就只有這麼一點價值吧!」
  
  羊皮的捲軸出現在亞瑟面前,亞瑟接過後放入懷中,「那就這樣了,波/西/米/亞……以後有機會的話再見了。」
  
  「不不不,亞瑟……這場秀還沒結束呢!嘻嘻!」惡魔身上原本穿著的紅衣,突然變成了如丑角般,五顏六色的衣服,「你看,我為了欣賞當你發現自己犯下無可彌補的過失時,那副悔恨與不甘心的表情,特地換了禮服喔……啊啊!就是那樣的表情,亞瑟……」
  
  看到亞瑟的臉一瞬間變的慘白,轉身往村子的方向衝回去的身影,惡魔在半空中手舞足蹈起來,伴隨著尖銳的笑聲,讓人聽了忍不住心驚膽顫,「永遠不要低估人類愚蠢與殘忍的程度……雖然我想你應該跟我一樣清楚才對,不過,就算你現在趕回去也來不及了……嘻嘻哈哈哈哈……」
  
  站在一旁馬修雖然弄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看著亞瑟匆忙離去,也趕緊跟在後頭。只不過,當他一踏進村子,馬上就看到了……
  
  「他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瘋了!這個村子所有的人都瘋了!
  
  在亞瑟與馬修面前的樹上,吊著小男孩的屍體……
  
  好不容易才暫時恢復健康,享受了幾天在外頭自由奔跑的日子,卻在同一個晚上,結束了他短暫的生命。
  
  「……難道"惡魔"死了,他們還不滿意嗎?連小孩子都不放過……」看著小小的身軀在樹枝上晃盪,亞瑟沉痛地低語,「的確,是我的錯……我沒有料想到,這個村子的人已經……」
  
  「亞瑟先生,有人來了……」聽見不遠處傳來腳步聲,亞瑟馬上隱去身形。仔細一看,來的人是兩個中年男子。
  
  「還要掛在這裡多久啊……這樣看起來實在很不吉利……」其中一人說。
  
  「誰知道……那個惡魔表面上說給孩子治病,說不定其實是在對孩子施咒。這孩子早就沾染了惡魔的氣息,不能讓他活著,不然村子的情況會越來越糟的!」
  
  兩人對著小男孩的屍體吐了一口唾沫,然後看也不看一眼,轉身離去。
  
  亞瑟與馬修在樹下站了一會兒,「馬修……」
  
  「亞瑟先生……?」
  
  「我要離開這裡了。在這之前,我唯一能替你做的只有這個……」從惡魔手中得來的契約捲軸,在馬修面前化為灰燼,「你已經自由了……雖然我無法讓你恢復原本的模樣,但只要找一個好的憑依物,你還是可以暫時擁有實體。或者你想要回歸死亡的話,我也可以賜予你永遠的安眠……你的選擇呢?」
  
  馬修對亞瑟深深行了一個禮,「亞瑟先生……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報答您的恩情,請讓我跟在您身邊服侍您……。」
  
  「……我一向是獨自旅行,不需要任何人的服侍。你可以自由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談什麼報答的事……」
  
  低著頭,馬修維持鞠躬的姿勢,「我的村人對亞瑟先生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請您讓我至少有贖罪的機會,拜託您,亞瑟先生!」馬修下定決心,在亞瑟答應之前,他絕不會抬起頭。
  
  「那種事我見多了……雖然被縱火焚燒倒是第一次……總之,我不願意再踏上這塊土地了,但這裡是你的故鄉,你要想清楚。」亞瑟看著遠方的天空,「跟著我,也只是不斷流浪罷了……」
  
  「那請讓我就這樣跟隨亞瑟先生吧!我不用吃東西,也不用睡覺,更不會給亞瑟先生添麻煩……」
  
  亞瑟悶哼一聲,「隨便你了……」背向馬修跨出幾步後,卻又突然停了下來,「你要跟來的話,把那孩子一起帶著……突然遭到這種事,他大概暫時沒辦法上天堂了……」
  
  馬修回頭,發現Maple的孫子……不,現在只是他的靈魂,正呆呆地站在樹下,看著自己吊在枝椏上,隨風晃動的身體……彷彿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可憐的孩子,一定嚇傻了吧!說不定根本無法理解,自己已經死了的事實……
  
  走過去,牽起孩子的手,「來,彼得……跟我們一起走吧……離開這個令人傷心的地方……」
  
  
  ------------- 我是分隔線 :P--------------
  
  
  阿爾弗雷德長長吁了了一口氣,埋怨地說,「馬修,要不是你現在沒有以實體出現,我真想狠狠揍你一拳……你嚇壞我了!」
  
  亞瑟……亞瑟……當自己在與布拉金斯基家族對抗,最艱苦、最悲傷的時刻,只要心裡想起亞瑟,阿爾弗雷德就有了繼續奮鬥的勇氣。想要變強,然後回到亞瑟身邊的念頭,一直是他心中的支柱。沒有亞瑟,就不會有今天的阿爾弗雷德。
  
  "如果亞瑟不存在"這種問題……
  
  根本無法想像!
  
  「我只是想告訴你,亞瑟先生不喜歡跟人類打交道,是有原因的。一直到跟你一起生活之後,他才稍稍改變了對人類的想法……結果,你卻用最令他受傷的方法離開他……讓他再一次對人類失去信心,說老實話,」馬修臉上又浮出了少許惱怒的神色,「雖然亞瑟先生原諒你了,可是我不太能接受……這是給你的一點教訓。如果你以後再傷害亞瑟先生的話,可就不只是嚇唬你一下而已了。」
  
  「我知道,馬修……」
  
  問題是,萬一亞瑟真的不願意再回到維斯卡,要怎麼說服他呢?
  
  
  ---------------- 我是分隔線 :P ---------------
  
  
  放下茶杯,諾威站起身,「那麼,亞瑟……我就帶艾斯廉回去了。」
  
  「你不等他痊癒嗎?還需要大概半年,艾斯廉才能完全復原……」亞瑟有點意外地看著諾威。這麼擔心弟弟的他,至少應該等到艾斯廉的身體恢復個七八分之後,再來考慮回去的事情才對……
  
  但諾威搖搖頭,「當然,後續的治療還是得拜託亞瑟你……不過……」諾威走到床邊,拉起艾斯廉的手,「我會帶艾斯廉,到維斯卡去找你……」
  
  亞瑟皺著眉頭,「我沒說要跟阿爾到維斯卡去……」
  
  「亞瑟……我跟你,雖然只是透過歐蘭達認識,還算不上是好友,但從這次事件中,不管身為一個魔法師,或是一個兄長,我都十分尊敬你。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逃避。沒有人能夠真的傷害你,只有你自己畏縮、膽怯,不敢面對……」一陣柔和的光芒逐漸包圍了諾威與艾斯廉的身體,兩人的身影在光芒中慢慢消失……
  
  「給阿爾弗雷德,還有你自己一個機會吧……我們維斯卡見了……」
  
  「真是的……這不是逼著我非去不可嗎?阿爾也這樣,諾威也這樣,怎麼好像變成錯的人是我了?」亞瑟一臉無奈地揮揮手,下一秒鐘,他已經站在二樓的樓梯口。但還沒跨下第一階,亞瑟就看到阿爾弗雷德用極快的速度衝了上來……
  
  To be continued.
  
  
  註: 波/西/米/亞是個已經消失的國家,所以讓他充當惡魔的角色....^^;;
  有任何意見或感想,都歡迎留言指教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