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5)(米英)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5)


  

  「阿爾……」馬修出現在阿爾面前,「亞瑟先生還不能跟你一起走,是因為家裡還有生病的客人,需要亞瑟先生幫忙治療……」
 
  「生病的客人……?」這個家裡還有其他人在嗎?怎麼都沒人發現?
 
  「是的……這位客人生了很重的病,雖然現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療養。如果亞瑟先生現在跟你到維斯卡,治療會因此中斷,恐怕對他會有不好的影響。」說完,馬修又轉向亞瑟。
 
  「亞瑟先生,艾斯廉先生剛剛醒來了,諾威先生想請您過去看一下……阿爾這邊可以由我來跟他說明嗎?」
 
  「……好吧!阿爾,這件事我們等一下再談好嗎?我會盡快回來……」亞瑟轉身上樓,卻依然可以感覺到,阿爾弗雷德灼熱的視線緊盯著自己的背後。
 
  而其他人,只看到亞瑟走上樓梯的身影逐漸變的稀薄,最後終於消失。
 
  「馬修先生……請問那位生病的客人……到底在哪裡啊?」安東尼奧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顫抖。畢竟對一個普通人來說,魔法師是難以理解又令人畏懼的存在。更不要說一想到昨晚的恐怖經歷,即使外頭有溫暖的陽光,許多人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艾斯廉先生的病房在這間房子的樓上,但並不在各位所處的空間之中,請想成這間房子的二樓,有另一個空間,是在其他的世界之中……這樣可能比較容易理解。」
 
  總而言之,那是普通人無法進入的空間吧……
 
  阿爾弗雷德上前一步,焦急地問,「馬修,那個艾斯廉真的有病到那麼重,非得要亞瑟看護他不行嗎?叫他跟我們一起去維斯卡,我可以派人照顧他……要不然,我也可以去照顧他,讓他快一點好起來,這樣亞瑟才可以跟我一起──」
 
  「等等,阿爾……」馬修難得地打斷阿爾弗雷德的話,先對其他人說,「各位,能不能請你們先到外頭,我跟阿爾有些事要談,相信不會耽誤各位太久的時間……如果急著趕路的客人,我就請彼得先送各位下山。」
 
  毫無異議地,所有人都拿起行李,靜靜地退到外面等待。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馬修才轉向阿爾弗雷德,看著他難過地低下頭,剛才宏亮的聲音也失去了活力……
 
  「馬修……其實亞瑟不喜歡我對不對?只因為我是弟弟,所以才不忍心拒絕……不然,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馬修嘆了口氣。即使身體長大了,阿爾弗雷德心中那份對亞瑟的依戀,希望亞瑟的目光只看著他一人的感情,還是一點都沒變。只不過,現在換了另一種形式,變的更強烈,更專注……
 
  錯不了的,這是戀愛。畢竟,在自己變成這副模樣之前,也有過一段像這樣的感情……所以他看的出來,阿爾弗雷德想要的到底是什麼。但是……
 
  「阿爾,亞瑟先生之所以不肯跟你一起去維斯卡……艾斯廉先生需要療養,是其中一個原因,但可能還有另一個原因……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想……」不同於他平常溫和有禮的模樣,此時馬修的表情,帶著阿爾弗雷德從未看過的哀愁,「因為你要帶亞瑟先生去的地方,剛好是維斯卡……如果是別的國家,說不定亞瑟先生就不會這麼為難了。」
 
  「為什麼?亞瑟跟維斯卡有什麼關聯嗎?……」阿爾弗雷德焦急地問。一直到離開亞瑟之後,阿爾弗雷德才赫然發現,從小到大,亞瑟從來沒提到他自己的過去……而現在馬修所說的,或許,就是阿爾弗雷德一直想知道的事情……
 
  「維斯卡是我的故鄉……而我跟亞瑟先生,是在維斯卡認識的。所以我能告訴你的,只有我跟亞瑟先生認識了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 我是分隔線 :P --------------
 
 
  昏暗的房間裡,唯一的光源,只有桌上的一根蠟燭。床上的女孩在病魔的侵襲下,原本亮麗的紅髮,變成如窗戶外頭,秋天的枯葉般乾枯的顏色,原本豐腴的臉頰也凹陷下去,膚色慘白。現在的她,連呼吸都十分吃力……
 
  「馬修……」
 
  「Maple,要喝水嗎,還是吃點東西?」跪在床邊的青年馬上握住女孩微微抬起的手──即使是如此輕易的動作,對女孩來說,卻像是要舉起千斤的石頭般困難。
 
  神啊,這太不公平了!她才十七歲啊……Maple一直都是那麼善良,從來不吝於幫助別人,為什麼您要讓這麼好的女孩,受這樣的苦呢?求求您,免除她的痛苦,讓病魔遠遠地離開她吧……
 
  「馬修……對不起……我沒辦法……嫁給你了……」Maple虛弱地扯了一下嘴角。當她還是個健康美麗的女孩時,那會是個甜美又溫暖的微笑,是馬修最愛的笑容,「我本來希望……我們……能開個麵包店,還有……生兩個孩子……一直到死都不分開……咳咳!」劇烈的咳嗽,打斷了Maple的話。這幾天下來,Maple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就算可以說話,卻也常像這樣,說不到兩句便咳的不停……
 
    任何人都看的出來,她離死亡,已經不遠了。
 
    但馬修不可能放棄!Maple是他最愛的女孩,他不可能拋下她。「別說了,Maple!再多休息幾天,你就會好起來的。然後我們可以馬上結婚,不用等到明年春天……」
 
  「不要騙我。我知道……我撐不久了……我只希望……你能幸福的活下去。馬修……你一定會找到……比我更好的……」
 
  不!不可能有比Maple更好的女孩!馬修心中狂喊著。
 
  神啊,我已經沒辦法信靠您了嗎?
 
  您執意讓一個善良的人死去,卻放任世上千千萬萬的惡人為非作歹……
 
  神根本聽不見我的祈禱!
 
  我要救她!就算背棄神明,我也要救Maple。
 
  「睡吧,Maple……」Maple虛弱地閉上眼睛,沒一會兒就昏睡過去……然後,馬修放下了一直牢牢握住的,Maple的手──那曾經是一雙柔嫩卻又勤於工作的手,起身離開了床邊。
 
  在村子外頭的十字路口,馬修對著夜空呼喚著,惡魔之名。
 
  「我願意付出我的靈魂做為代價,請實現我的願望……讓Maple,我最愛的未婚妻,立刻恢復健康。」
 
  「嘻嘻……你的靈魂對我一點用處都沒有。不過,至少可以打發一下時間……好吧!」紅衣的惡魔手中出現了羊皮的捲軸,「如果你同意我的條件,就簽下契約吧……這樣,我就會趕走死神,救你的未婚妻。」
 
  馬修接過了捲軸,看了一下裡頭的內容。然後……
 
  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馬修˙威廉斯。
 
  是啊,神明聽不見我的願望,只有惡魔回應了我……雖然這樣一來,Maple將永遠見不到我了……
 
  從那一晚起,再也沒有人見過馬修。三年之後,Maple聽從家人的安排,嫁給了村子中另一名年輕人。
 
 
------------- 我是分隔線 :P --------------
 
 
  「契約的內容是……我用我的"存在",來交換Maple的性命。」
 
  「我不懂,馬修……這是什麼意思?」
 
  「在惡魔的咒語下,沒有人看得到我,聽得到我的聲音,我也無法觸碰他人……也就是說,對人類而言,我等於是透明的,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阿爾,你明白嗎?」
 
  「嗯……我可以想像……」所以,馬修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未婚妻嫁給他人,自己卻什麼也沒辦法做……即使他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卻沒有任何人了解……
 
  「可是,馬修……你跟亞瑟……」
 
  「阿爾,你別急……馬上就要講到了……」
 
 
-------------- 我是分隔線 :P --------------
 
 
  時間就這樣一年一年過去了,馬修依舊待在村子裡,成為村人口中,”拋下生病的未婚妻逃走的負心漢”,然後靜靜地看著Maple與她的丈夫過著幸福的日子,還有兩個孩子的出生……
 
  幾十年之後,平靜的日子突然起了變化。
 
  農地的收成,連續好幾年都不理想。山上的動物也漸漸減少,年輕夫妻生不出嬰兒,再加上好幾個小孩子接二連三夭折……
 
  村人恐慌不已,都認為這個村子被詛咒了。
 
  Maple此時已經六十歲了,醫生說,她的壽命已快到盡頭。但她所放心不下的,兩個孩子,一個沒有任何子嗣,一個只生了個男孩。但是現在,這個男孩也受到莫名的疾病侵襲,身體一天天衰弱下去……就像其他夭折的孩子們一樣。
 
  「我希望,至少在我死之前,能看到孫子健健康康的模樣……」躺在床上的Maple,一有精神便向神明祈禱。說不定,自己早在十七歲那年就該死去,這條命是撿來的,送給孫子也無所謂……
 
     馬修聽到了Maple的願望,因此那天晚上,他又回到了村外的十字路口。
 
     但是,這次出現的不是惡魔,而是一位有著濃眉,年輕的流浪魔法師。
 
  「你看的到我……?我叫馬修!馬修˙威廉斯。」馬修又驚又喜,隔了這麼多年,第一次有人可以與之交談。魔法師看了他一眼……
 
  「亞瑟˙柯克蘭……」
 
  經過魔法師的說明,馬修才明白,這個村子裡所發生的事,並不是詛咒,而是……
 
  「這個村子……不,這塊土地已經到了"壽命終結"的時候。」
 
  「"壽命終結"?可是,土地應該是不會死的啊?你是指土地不夠肥沃,所以種不出農作物嗎?」
 
  「這跟土地肥沃與否沒有關係……每塊土地都有能量,但人類、動物與植物在上面活動,生活,會逐漸消耗土地的能量。等到能量耗盡的時候,土地就會關閉,陷入沉睡的狀態,一直到能量恢復為止。而在關閉之前,土地會吸收四週所有可以吸收的能量,用於沉睡期間所需……你可以想成,動物要冬眠之前,會盡力讓自己先吃飽,或儲存許多糧食,才能平安過冬。」
 
  「……這跟小孩夭折有什麼關係?」
 
  「小孩子的生命能量較少,又不如大人穩定……很容易被飢餓的土地吸取。一旦本身能量不足,就不能維持生命了。年輕夫妻生不出孩子也是同樣的原因,懷孕生產所需的能量都被土地吸收了……」
 
  「那……我們村子該怎麼辦?」
 
  魔法師想了一下,搖搖頭,「唯一的方法就是請村民搬走,直到土地的能量恢復了再回來……快的話三五年,慢的話可能要十年以上。」
 
  「但是……村人看不到我,我沒辦法警告他們。亞瑟先生,求求你,告訴村人這件事好嗎?」
 
  但魔法師一口回絕,「抱歉,我不跟人類打交道……」
 
 
-------------- 我是分隔線 :P --------------
 
 
  聽馬修講到這裡,阿爾弗雷德瞪大了眼睛,「亞瑟不跟人類打交道?……我……我從來不曉得……」
 
  那為什麼,亞瑟會帶自己回家?阿爾弗雷德相當確定自己是人類沒錯……
 
  「所以當一向盡力避免跟人類往來的亞瑟先生,居然帶了個人類小孩回來時,我跟彼得都嚇了一大跳……但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亞瑟先生不與人類往來,我也沒辦法回答。畢竟,當我與亞瑟先生見面時,他就已經是那樣了……」
 
  「那後來呢?馬修……」
 
  「後來亞瑟先生受不了我苦苦哀求,只好答應先到村子裡看看狀況……」



---------------我是分隔線 :P --------------
 
 
  「亞瑟,非常感謝你……艾斯廉應該已經沒有大礙了。」艾斯廉經過亞瑟的治療後,又閉上眼沉沉睡去。窗前的桌上現在只有一壺紅茶與簡單的茶點,諾威拿起茶壺,幫亞瑟與自己各倒了一杯,「不過我很好奇……一向討厭人類的你,為什麼這次幫那些人做了那麼多?甚至還把愛德華與萊維斯讓出去?你大可只救阿爾弗雷德就好……」
 
  亞瑟望向窗外,外頭顯示的,是一片翠綠的森林與湖泊,「雖然我本來就打算只救阿爾一個人,但那孩子的正義感太過強烈,很多事情都想一肩扛起。就像他被伊萬˙布拉金斯基的軍隊包圍時,即使一點勝算都沒有,他還是選擇用單挑的方式,想保全所有人的性命。所以就算我救了他,就算他可以一個人活下來,他也絕對不願意的,到時只怕他會做出更愚蠢的事情。所以,最好的結局就是所有人都能平安下山,永遠不要再回來了……我原本是這麼想的。」
 
  「你果然是思慮週密啊……」諾威舉起杯子,啜了口熱茶,「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雖然艾斯廉的病還沒完全好,但至少已經脫離險境,所以你可別拿我們當藉口,躲著阿爾弗雷德喔!」
 
  「我沒有要躲他……我只是……還沒有那個心理準備,跟他離開這裡到維斯卡去……」
 
  「說的也是……最討厭跟人類打交道的你,卻要到有那麼多人類聚集的地方,也難怪你會有所顧慮了……想當初你撿了個人類小孩回家的消息,可是轟動魔法界的大八卦呢。」
 
  「唉……」
 
  亞瑟嘆了口氣,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諾威也只是靜靜地品嚐紅茶,任由沉默蔓延在兩人之中。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