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4)(米英)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4)



  「……聽完了,你放手吧!」亞瑟停止了掙扎,但又恢復成一開始那副淡漠的表情……像是戴上了一層面具似的,要把所有的真心都隱藏起來,「我並不恨你,我也沒有生氣,不過既然你已經選擇離開,就不要再回來了。明天就跟著你的部下走吧!」
 
  「亞瑟……我知道我害你難過了。可是,我一點也不後悔!因為如果沒有離開你,我永遠都只是你的"弟弟"。就算你滿足於這樣的關係,但這對我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遠遠不夠?這是什麼意思?這番話引起了亞瑟的注意,如森林般碧綠的眼裡閃過一絲疑惑的光芒,然後馬上又擺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但這微小的改變,正是阿爾弗雷德所想要的。
 
  「……我喜歡亞瑟。從小時候就好喜歡,所以光是當"弟弟",是絕對不行的。可是,如果連我自己都沒辦法認可自己的能力,我怎麼能向亞瑟告白呢?」
 
  「告……告白?」這兩個字完完全全出乎亞瑟的意料之外,白皙的臉馬上漲的通紅,連耳根都無法倖免,講話也開始有點語無倫次,「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要告白……去……去跟你喜歡的女生告白啦……反正……你也要結……結婚了……」
 
  彆扭地轉過頭,卻剛好露出泛紅的臉頰與耳根,讓人有跡可趁!這樣的亞瑟實在太可愛了,阿爾笑著親了一下亞瑟的臉頰。
 
  「亞瑟聽不懂嗎?那我就解釋到亞瑟懂為止好了……我喜歡亞瑟,不是弟弟對哥哥的喜歡,而是當成戀人的程度。所以──」
 
  「停!不要再說了……」亞瑟又開始掙扎起來,但跟之前憤怒的掙扎不同,這次是充滿羞澀的表情,「我……我……我們是兄弟……」
 
  「還是聽不懂嗎?沒關係亞瑟,我再說一次給你聽……我喜歡亞瑟……」
 
  「阿爾弗雷德你住口啦……」
 
  「可是亞瑟好像還是沒有聽懂啊……多少次都沒關係,我一定講到讓亞瑟聽懂!我喜歡──」
 
  「聽懂了聽懂了你不要再講了……」要不是雙手還被阿爾弗雷德壓制住,亞瑟現在一定緊緊摀住耳朵……這種話為什麼他可以一講再講都不會覺得丟臉呢?光是聽到就忍不住想挖個洞躲進去了……
 
  這次親吻的目標換成鼻尖,「亞瑟,之前傷害了你,我很抱歉。但我現在已經有能力,可以帶給你更多的幸福,請你也認在現在的我,讓我照顧你,保護你,還有愛你……好嗎?」
 
  亞瑟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過了一會兒才開口,「你不需要我的認可……維斯卡的國民都愛戴你,你也把國家治理的很好,這樣就夠了……」
 
  「不對,亞瑟!……」阿爾弗雷德低下頭,在亞瑟耳邊放低了聲音,「即使全世界都在我腳下,如果沒有你在我身邊,對我而言,也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我喜歡亞瑟,不,我愛亞瑟……跟我一起回維斯卡好嗎?」
 
  「……可是……你不是要結婚了嗎?我還想特地去看看你的婚禮……」外頭傳的沸沸揚揚,說維斯卡的新王將迎娶布拉金斯基家的公主。原本亞瑟只想偷偷去看一下,畢竟是自己弟弟的婚禮……
 
  當初小小的孩子,如今已成為一國之君,甚至還要結婚了……
 
  這個"哥哥",可以退場了。
 
  以後……大概也不會再見面了吧!所以,就當作是最後的關心……
 
  沒想到隱身進了維斯卡的皇宮,第一個聽到的就是國王失蹤的消息,而且眾人只收到一封從"汀加"寄來的信,上面寫著,"來塔米魯爾山接我"……
 
  「嗯!我想結婚沒錯。可是我想結婚的對象,永遠只有亞瑟一人喔!」一面說,一面又親了好幾下亞瑟的臉頰,「所以亞瑟一點都不用擔心那種沒有根據的謠言,只要跟我回維斯卡就好……」
 
  「不要把口水留在我臉上……還有把我的手放開啦!」亞瑟又用力掙扎了幾下,沒有效果,只好把頭撇向一邊,「我不想去……」
 
  「亞瑟……」
 
  「只要知道你過的好,我就滿足了,也希望你帶給你的人民幸福……」是啊!現在的阿爾,已經不需要自己了。他已經長大成人,甚至能治理一個大國。身為哥哥,要替他感到驕傲……
 
  「所以……亞瑟還是不認可我嗎?」鬆開手,阿爾弗雷德無奈地笑了笑,「這樣的話,那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阿爾……」看著阿爾失望的表情,亞瑟突然懷疑起自己的決定……
 
  明明希望阿爾回到維斯卡,成為愛護人民的好國王,娶一位端莊嫻淑的皇后,將來生幾個孩子,過著幸福的日子……這難道不是最適合阿爾的路嗎?身為阿爾的哥哥,從小照顧他,關懷他,不也就是為了看到這一天?
 
  那麼,為什麼現在阿爾臉上,只有悲傷、孤獨與失落?
 
  當初在荒野中遇見阿爾時,他臉上也是那種表情……
 
  仔細想想,為什麼那時會帶阿爾回家?明明是個完全沒有魔法資質的孩子……不就是因為,想看到這孩子的笑容嗎?他應該要像晴朗無雲的藍天一般開朗,快樂……而不是現在這種像是被人拋棄,彷彿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我不當國王了……」阿爾低下頭,「如果當上國王,亞瑟還是不認可我,那表示我的努力不夠……我只好再去找另外的目標……」
 
  「另外的目標……?阿爾你在說什麼啊?我沒有不認可你──」
 
  「可是亞瑟還是不肯接受我啊……我只好去挑戰極西之地的惡龍了。這樣一來,亞瑟才會承認,我是個有能力獨當一面,可以保護亞瑟,讓亞瑟幸福的英雄,而不是永遠只當"弟弟"而已……」
 
  「你別胡鬧了!惡龍不是人類可以對抗的,連精靈都辦不到。而且維斯卡的人民正需要你,你卻說你不當國王了……我可沒教你做事可以這樣半途而廢的!你既然當了國王,就要負起當國王的責任。」亞瑟氣的跳下床,指著阿爾弗雷大罵起來。
 
  但他的努力似乎沒什麼作用,阿爾弗雷德依舊是一副情緒低落的樣子,「……可是亞瑟不在我身邊的話,當國王一點意義都沒有了……是不是因為我還不夠強,所以亞瑟才不會愛上我呢……?」
 
  「阿爾……」
 
  這種時候,該說什麼才好呢?自己多年來一直當成"弟弟"的男孩,突然長大了,而且還回過頭來追求自己……
 
  我可以接受嗎?不是當"弟弟",而是"戀人"……亞瑟頭疼地想。
 
  不能否認,兩人之間有深厚的感情,但那是屬於兄弟之間的美好回憶……要再更進一步,有可能嗎?如果現在點頭答應了,但萬一將來自己真的無法接受,或是阿爾其實只是把兄弟之情誤認為戀人之間的情愛,哪天突然後悔了的話……
 
  大概連兄弟都當不成了吧!
 
  誰來告訴我怎麼解決這種狀況啊?
 
  「亞瑟……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兩手一伸,阿爾弗雷德再度將亞瑟擁入懷中,「……當國王什麼的,對我來說,都沒有贏得你的心來的重要……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我能過著幸福的日子,可是如果我所愛的人沒辦法在我身邊,那我怎麼會幸福?你告訴我啊,亞瑟?」
 
  「……」
 
  兩人就這樣站著,過了好一會兒,懷中的魔法師卻依舊動也不動一下……就在阿爾弗雷德開始懷疑是否已經沒希望了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嘆,然後,亞瑟細瘦的手臂慢慢舉起……環住了阿爾的背。
 
  「亞瑟……亞瑟……謝謝……我好喜歡你……」阿爾弗雷德欣喜若狂地用力抱住亞瑟的身體,手指梳過亞瑟淡金色的髮絲。雖然有點粗糙,有點乾澀,不像女孩子一樣柔軟,但髮中淡淡的紅茶香味充盈著自己的嗅覺,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在上面落下一個又一個的親吻。亞瑟將臉埋在阿爾弗雷德寬厚的的肩膀上,但根本藏不住因害羞而泛紅的耳根與頸子……
 
  算了……以前看過的魔法書,還有高等的魔法造詣,在愛情面前,似乎都派不上用場。從小看著他長大,亞瑟明白,阿爾的感情不是假的。雖然日後可能會有許多困難橫在眼前,但……既然沒有一本魔法書,可以告訴自己該怎麼做……
 
  那就順著彼此的心意吧……亞瑟也稍稍將阿爾抱緊了一點。
 
 
--------------- 我是分隔線 :P --------------
 
 
  「亞瑟,對不起。那時……我怕你阻止我,所以只好對你拔劍……可是為什麼……你沒有躲開?」阿爾弗雷德緊緊抱著亞瑟,不願意放手,兩人慢慢移到床邊坐下,「以你的實力……不可能就這樣被我攻擊的……」
 
  「我……我才不想阻止你!你愛去哪裡隨便你啦!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想到阿爾弗雷德剛才的告白,與之後兩人相擁的情景,亞瑟又害羞起來,講話也開始回復之前彆扭的樣子。
 
  「你既然不想阻止我,那為什麼當時不躲開,一定要唸完那個咒語呢?告訴我啦!亞瑟~~」阿爾弗雷德又將懷中的魔法師抱的更緊,「你不告訴我的話,我不放開你喔……」
 
  「笨蛋!」亞瑟又開始試圖掙扎,但跟之前一樣毫無效果,只好放棄,將臉撇向一邊,不讓自己對上阿爾弗雷德的視線,「你就這樣莫名奇妙地要走,我怕你路上會出事,所以想在最後,給你施一個保護咒語……誰知道你就突然拔劍衝過來了!但如果我那時停止唸咒,法術就沒辦法完成……」
 
  「亞瑟……」即使我打算離開你,你也還是替我著想嗎?阿爾弗雷德鬆開了亞瑟,一隻手輕柔地托著他的下顎,慢慢將魔法師的視線轉向自己,然後……
 
  不再是兄弟關係,而是情人之間的親吻。
 
  很奇妙地,亞瑟發現自己並沒有太大的排斥感……但是看到阿爾弗雷德笑的一臉得意的模樣,忍不住往那顆濃金色的腦袋敲了一記,「不要得意忘形了,笨蛋!」
 
  「好痛!亞瑟好狠啊……明明很舒服的模樣……」
 
  亞瑟又羞又氣,雖然的確是蠻舒服的,不過死也不能讓他知道!「哪有啊!技巧那麼差,要讓我舒服,你還早的很啦……」說著說著,忍不住又伸手敲上阿爾弗雷德的腦袋,不過這次,揮出的手在半空中,就被阿爾弗雷德一把抓住。
 
  「技巧很差啊……那我就只好多練習了!亞瑟以前總是說,只要努力練習,就一定有成功的一天。我可是很聽亞瑟的話喔!」阿爾弗雷德臉上,又出現了之前那付無辜又燦爛的笑容,然後要再度吻上亞瑟的雙唇……
 
  「等一下……」亞瑟連忙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這次可不能再讓這小鬼輕易得逞了,「我也有事要問你……你跑到"汀加"去做什麼?從維斯卡到塔米魯爾山,不用經過那裡吧?你是特地繞過去的?」
 
  「對喔!因為太高興,差點忘記了……」阿爾弗雷德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布包。在亞瑟眼前拉開……
 
  裡面是一條精緻的黃金手鍊,上面鑲著好幾顆碧綠的翡翠,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貨。
 
  「我本來是想買戒指的,可是一看到這個,我就想到了你,那些翡翠,讓我想起你的眼睛……不過沒有一顆比的上你就是了。」阿爾弗雷德拉住亞瑟的手腕,「亞瑟,讓我幫你戴上,好嗎?請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
 
  「……」可惡,我才沒有很感動,只有……一點點而已!亞瑟咬著嘴唇,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對這條充滿意義的手鍊不感興趣。但即使亞瑟不開口,阿爾弗雷德還是二話不說,一下子便將手鍊套上亞瑟的左腕。然後追加一句……
 
  「不接受反對意見唷!」
 
  「死小孩你不要太囂張啊~~」
 
  「等等,亞瑟,你看窗外……」阿爾弗雷德阻止亞瑟繼續叫罵下去,示意他看著自己手指的方向,「天亮了呢……」
 
  的確,不知何時,夜晚已經過去,清晨的陽光照耀在樹林間,不遠處還傳來各種鳥類的鳴叫……
 
  對其他人來說,昨晚的遭遇,一定都像一場夢吧!
 
  「既然天已經亮了……亞瑟,我們走吧!」阿爾弗雷德從床上一把拉起亞瑟,拖著他往門外走去,「丁馬克還有貝爾瓦德應該都在下面等我們了!」
 
  「等等……要去哪裡?」
 
  「跟我回維斯卡啊?不接受反對意見喔!」
 
  「我說過我不想去……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不要拉了啦~~」亞瑟還沒說完,就被阿爾弗雷德拉下了樓。果然就如他所說,丁馬克、貝爾瓦德、提諾,還有其他人都已經等在門口,準備出發。
 
  「大家早啊!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亞瑟,他要跟我們一起去維斯卡。」在眾人面前,阿爾弗雷德正大光明地拉著亞瑟的手,完全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表情,跟後面紅著臉的亞瑟形成強烈的對比,「丁馬克,馬車準備好了嗎?……」
 
  「感謝老天,你總算願意回去了。馬車不方便走山路,所以停在山腳下。我們下山之後再換車就好……」扛著戰斧的丁馬克沒好氣地回答,不過從他的表情看來,可以完成任務回到維斯卡,還是讓他十分高興的。
 
  「謝謝大家,讓你們擔心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吧!」阿爾弗雷德笑著對大家說,不過當他想拉著亞瑟往前走時,卻發現亞瑟的手,不知何時已經不在他的掌中……
 
  「亞瑟?怎麼了……?」阿爾弗雷德馬上轉身,只看到亞瑟低著頭,默默地退到樓梯旁……
 
  「我……阿爾你還是跟他們一起走吧!等你有空再回來好了……」
 
  「為什麼,亞瑟?你還是不原諒我嗎……?」難道剛才的告白,還有交換的親吻,都不是真的嗎?原本精神百倍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阿爾弗雷德失望極了!
 
  「不是……我從來沒有恨過你……」亞瑟搖頭,「只是我剛剛回來,還有很多事要處理……也不好就這樣丟下馬修跟彼得,再加上現在愛德華跟萊維斯離開了,我這裡會很忙……不然,過一陣子我再去看你好了。」
 
  沉默蔓延在所有人之間,沒有人知道此時該說什麼,好打破這個僵局。最後阿爾弗雷德開口了,「如果亞瑟你不跟我來,那……我也不回去了!丁馬克,貝爾瓦德,看你們誰要當國王都可以,隨便你們吧!」
 
  丁馬克張大了嘴,氣到說不出話來;貝爾瓦德的臉色則是比冬天的暴風雪還要難看,「國王陛下,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我們如果就這樣回維斯卡,會被人說成篡位的。如果您真的要退位,麻煩也請跟我們回去,舉行退位典禮之後再說。」
 
  「阿爾,你還是先跟他們回去吧……我保證過一陣子,我一定去維斯卡看你──」
 
  「不要!」阿爾弗雷德的怒吼打斷了亞瑟的勸說,「我等了那麼久,努力了那麼久,都是為了要能陪在亞瑟身邊!什麼以後再來看我……那我就等到亞瑟你願意出發了,再跟你一起走!反正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就對了!」
 
  「可是……」為難的神色,兩道濃眉皺在一起,「我這裡還有事情要處理……」
 
  「那讓我幫你!亞瑟你說,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我受夠了自己什麼都幫不上忙,只能看著你獨自一人煩惱、受傷。很多事情你寧願跟馬修說,卻想辦法不讓我知道!那我算什麼?還是說,即使長大了,變強了,在你眼裡,我還是那個靠不住的小鬼嗎?」
 
  「不是這樣的,阿爾……」


To Be Continued.
真的快完了,我保證= =
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都歡迎留言指教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