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3)(英子米)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3)

 


  進了房間,阿爾弗雷德將手中依然不斷叫罵,還不時扭動掙扎的魔法師往床上一丟,然後又欺身壓在上方,兩手順便將魔法師細瘦的雙腕固定在他的頭部兩側,等於再度將魔法師壓制在身下,只是這次兩人是面對面的狀態。

  「亞瑟,你這次一定要聽我說……」

  「我如果聽了你就會滾嗎?」

  「當然不會!」阿爾弗雷德露出大大的笑容,但亞瑟馬上將頭別向一邊,表明了不想看他的表情。

  「那我為什麼要聽?」

  「亞瑟,那天晚上……」再爭執下去也沒有意義,阿爾弗雷德決定直接切入主題,「我聽到了你跟貝露琪的談話。」

  「不可能,今天除外,貝露琪從來沒有在你面前出現過!」

  「是的,不過只有一次。你以為我睡著了,但其實……」

 

---------------我是分隔線 :P ---------------


  那是某一年深秋的夜晚……

  「歡迎回來,亞瑟先生……今天魔法界的聚會似乎很晚才結束呢!」馬修幫亞瑟接過斗篷,「阿爾也在客廳等著您。」

  「這孩子,怎麼還沒睡?都快半夜了……」亞瑟順手將外套也交給馬修,往客廳走去。

  「他堅持要看到亞瑟先生回來,才肯上床睡覺。所以我只好先拿了條毯子,讓他蓋著在火爐旁邊等,至少這樣不會著涼。」

  「真是辛苦你了,馬修……我帶阿爾回來也好幾年了,一定讓你工作增加不少……」

  馬修笑著搖頭,「一點也不。亞瑟先生很照顧我,阿爾雖然有時調皮搗蛋,但也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在這個家工作,比我以前還是人類時愉快多了……」

  亞瑟走進了客廳,看到了裹著毛毯睡在火爐旁的身影,微笑不知不覺浮現在臉上。那一天,他在某處的荒野中,碰到了父母雙亡的阿爾弗雷德,從此自己身邊就多了個”弟弟”。看著阿爾從當初小小的孩子,成長到如今十二、三歲的少年模樣,亞瑟心中不禁充滿了當哥哥的喜悅與滿足感……

  「亞瑟……你回來了?」聽到靠近自己的腳步聲,阿爾睜開了眼睛。明明一付睡眼惺忪的模樣,卻還是努力想坐起身……亞瑟好笑的看著他,也在火爐邊坐下,一面伸手摸摸他那頭像陽光般燦爛的金髮。

  「去床上睡……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不要……我今天都還沒跟亞瑟說到話……你一早就出去了……」阿爾拉著亞瑟的衣角,眼皮卻又不聽話地往下掉,看來真的是累了,「我今天有努力……練劍……」

  然後,將臉埋入亞瑟的衣服中,阿爾又閉上了眼睛。

  「真是的,居然就這樣睡著了……我現在可抱不動你啦!」雖然嘴上抱怨,但亞瑟的臉上卻是掛著寵溺的微笑。正當他拿出魔杖,打算用魔法將阿爾搬進房間時,馬修突然出現在客廳中。

  「亞瑟先生……貝露琪小姐來了。她說她要馬上見您……」

  「歐蘭達沒有跟她一起來?」

  「沒有……只有貝露琪小姐一個人,而且她似乎非常生氣的樣子,說要立刻與您見面……」

  亞瑟嘆了口氣,收起魔杖,「算了……反正阿爾已經睡著了,馬修你就請貝露琪進來吧……」

  「是……」一陣光芒閃過,馬修的身影消失,卻出現了一名穿著黑色與橘色禮服的少女。她金色的頭髮用黑橘兩色相間的緞帶紮起,蝴蝶結繞到下方從左耳後面露出,手上拿著高過頭頂的魔杖,一臉怒氣沖沖的模樣。

  「亞瑟!今天發生的事情我聽說了!就是為了這個小鬼嗎?」

  「貝露琪,你小聲一點,會吵醒阿爾的……」

 

----------------我是分隔線 :P -----------------


  一開始,阿爾弗雷德以為自己在作夢。但耳邊傳來的聲音越來越大,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

  啊啊……是誰啊……真想叫她不要再吵了……

  可是……亞瑟的身邊好溫暖啊……不想動了……阿爾弗雷德用他不太清醒的頭腦稍稍想了一下,決定就維持現在這個姿勢,或許那個叫貝露琪的討厭女生很快就閉嘴了也說不定……只不過,接下來聽到的話,讓他頓時以為自己跌入了冰窖之中……

  「亞瑟,你真的看不出來嗎?這孩子一點魔法能力都沒有!當初不是說要收徒弟嗎?怎麼不找個有魔法資質的孩子?」那個叫貝露琪的女生稍稍壓低了聲音,不過光這句話,已經讓阿爾清醒了八成。他拉著亞瑟的衣角,依舊將臉埋在亞瑟的衣服中,專心地聽著兩人的談話。

  「貝露琪,你冷靜一點……那種事情,我一開始就知道了。」

  「什麼,你知道?那你幹嘛撿他回來?吃的又多,又沒能力……我看他應該連基礎占卜都不行吧?這樣根本幫不上你的忙嘛!」

  「……的確,上次我給阿爾一付占卜紙牌,結果他不到半天就弄壞了好幾張……不過我覺得有沒有魔法能力並不重要。阿爾帶給我很多快樂的時光,看著他健康的成長,就是我最大的心願……」

  「可是……可是……因為他,你今天不是在魔法界的聚會上被人嘲笑了嗎?我聽說那票該死的德魯伊法師當著所有的人面前批評你,說你沒有選徒弟的眼光,養個孩子養了那麼多年,卻連基本的發光術都沒學會!難道你不生氣嗎?」

  「我本來就不是為了收徒弟,才帶阿爾回來的,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好生氣的。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人,就算阿爾沒有魔法的才能,將來一定也有適合他做的事情。農夫也好,木匠也好,只要阿爾能好好照顧自己,過著幸福的日子,其他都是次要的。」

  「亞瑟,你想清楚!你是有"稱號"的魔法師耶……結果卻把時間跟精神花在一個完全沒有任何才能的孩子身上,這樣實在太划不來了……光是你養著他的這幾年,如果是有魔法資質的孩子,說不定都已經可以成為祈禱師或是初等鍊金術士了……你真的一點都不後悔?」

  「當然不會……就算沒有魔法的才能,阿爾也是我最自豪的弟弟。」

  「……即使他將來會成為你的負擔?如果精靈界發生戰爭的話……」

  「貝露琪你……!是歐蘭達跟你說的嗎?」亞瑟的語氣緊張了起來。

  「哥哥什麼都沒說,不過亞瑟,你也不要當我什麼都不知道……精靈界最近很不平靜對吧?我聽說黑暗精靈受到惡魔的唆使,打算攻打其他的精靈族,真的有這回事嗎?」

  「……應該是的……我也還在觀察……但依照目前的情勢看來,戰爭是免不了了……」

  「所以啊!亞瑟你身為精靈法師,不可能置身事外,可是到時候這孩子會變成你的弱點,你還得多花力氣來保護他……」

  「哥哥保護弟弟,有什麼不對?在妳成為魔女之前,歐蘭達不也是很保護你嗎?」

  「和平的時代或許無所謂,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啊!精靈界馬上就要發生戰爭,如果今天是個有魔法能力的孩子,早就可以自己保護自己了,而且說不定還可以變成你的戰力。結果現在,他不但幫不上你的忙,甚至還可能給你增加麻煩──」

  「貝露琪,我會保護阿爾的,這個話題到此為止。」說到這裡,亞瑟放低了聲音,但話語中的怒意已經十分明顯。

  「隨便你了……笨蛋亞瑟!」貝露琪似乎還是非常不甘心,但看到亞瑟的表情與聲音,她也識趣地沒有再批評下去,只是嘆了口氣,「至少你也叫他劈個柴,或是上山打獵,自己賺自己吃飯的錢吧!現在魔法界的人都在傳,說你為了養他,還隱瞞身份去當魔物獵人賺取高額的賞金……這實在不符合你的身份啦!做的太過份的話,小心稱號會被剝奪喔!」

  「讓他們去傳好了!有沒有稱號那種東西根本無所謂……阿爾他很認真的練習劍術,書也唸的不錯,這樣就夠了。他不需要為錢的事情擔心……」

  「……算了算了,我看再怎麼跟你說也是沒用的……」貝露琪轉身準備離去,卻又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亞瑟你要不要去找古普塔,占卜一下他的未來?花了那麼多時間跟金錢在他身上,總是要有點回報……」

  「不必了……不管阿爾的未來如何,他都是我重要的弟弟。而且我養育他,也不是為了任何回報,跟阿爾在一起,真的非常開心,這樣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好吧!亞瑟,下次聚會時再見了……」

  「貝露琪……謝謝妳的關心,也請幫我跟歐蘭達問好。還有,別去找那些德魯伊法師的麻煩,我一點都不在意他們說的話,所以妳也別再生氣了,好嗎?」

  「你……亞瑟你怎麼會知道?我還在想要把他們困在洞穴裡半年,來修理他們一下……」

  「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妳跟歐蘭達……怎麼會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妳才剛剛得到稱號,不要做對自己沒好處的事情。不然要是鬧的太過份被取消稱號,我會很過意不去的。」

  「哼!看在亞瑟你的面子上,這筆帳就留到以後再算……」

  女生的聲音消失了,但阿爾一動也不敢動……不,應該是說,想動也動不了,整個人就像是待在暴風雪中,凍僵了似的……

  從第一次見到亞瑟起,阿爾就一直在等待。

  等著趕快長大,等著將來可以幫上亞瑟的忙,等著回報亞瑟的恩情,甚至……等著哪一天可以輪到自己來保護亞瑟……所以他努力的練習劍術,每天都認真唸書,也常常纏著亞瑟,叫他教自己一些魔法。只不過,亞瑟每次都說他還小,等長大一點以後……害的阿爾每次都嘟著嘴巴生悶氣……

  原來,不是亞瑟不願意教自己魔法,也不是因為年紀的關係,而是……自己根本沒有魔法的才能……

  怎麼辦?如果貝露琪說的是真的,馬上就要有戰爭的話,即使亞瑟絕不會捨棄自己,但阿爾又怎麼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變成亞瑟的負擔呢?

  亞瑟一直都是那麼溫柔,在這個家裡生活,讓阿爾早就忘了當初父母死後,無依無靠的寂寞滋味。但是現在,阿爾的心裡,比起當初一個人在荒野中等死那種飢餓與恐懼感,還要難受一百倍!

  好喜歡……好喜歡亞瑟……可是,自己終究幫不上亞瑟的忙嗎?

  耳邊傳來亞瑟吟誦咒語的聲音,阿爾感覺自己輕輕飄了起來,亞瑟抱著自己走向臥室,然後幫自己放到床上,拉上棉被……最後,還輕吻了一下額頭。

  「晚安,阿爾……明天見……」

  一直等亞瑟關上了門,聽著亞瑟的腳步聲逐漸遠去,阿爾才敢讓眼裡的淚水落下……

 

------------ 我是分隔線 :P --------------


  「馬修,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當然,阿爾。你想問什麼呢?」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工作,是比魔法師還要厲害的?」

  「比魔法師還要厲害啊……其實每一種工作都很了不起啊?譬如說,如果沒有農夫種植小麥,阿爾就吃不到麵包了;或者如果沒有裁縫,人們就沒有好衣服可穿……」

  「不對啦,馬修!麵包啊衣服啊,亞瑟都可以用魔法變出來……我想知道的是,什麼樣的人可以保護魔法師,或者是能做到魔法師做不到的事情?」

  「這……很難回答呢!每一個魔法師都不一樣,都有比較擅長的或不擅長的法術,也不可能精通所有種類的魔法,不過……」馬修想了一下,才繼續接著回答,「或許……是國王吧!」

  「國王……國王會比魔法師厲害嗎?」

  「雖然國王不會魔法,不過身為國王,要讓全國的人民都能過好日子,這是非常難做到的事情,甚至用魔法也不一定能達成呢……所以如果阿爾你問我,什麼工作比魔法師更厲害的話,我想,當一個"好國王"應該是其中之一喔!」

  「那馬修,要怎麼樣才能當國王?」

  「這個嘛……一般來說等國王死了之後,王子就會成為下一個國王……」

  「可是,如果不是王子的話怎麼辦……?」

  「那就要想辦法建立自己的國家……不然,就是把壞國王打跑,然後就可以當個讓人民幸福的好國王。」

  「……我知道了,馬修,謝謝你。我要去練劍了!」

  看著阿爾跑開的背影,馬修不禁笑了起來。

  果然還是個孩子,要當國王,哪有那麼容易的?

  雖然貝露琪的話狠狠地傷了阿爾的心,不過天性樂觀的他,沒過幾天就有了新的想法。

  如果不能當上魔法師,那就成為比魔法師更厲害的人就行了。

  既然馬修說國王比魔法師更厲害,那……我就成為國王!只要我比亞瑟更厲害,我就可以保護亞瑟了。

  非常孩子氣的想法,但那是阿爾最真誠的心意。阿爾微笑著拿起劍,在太陽下認真的揮了起來……

 

------------- 我是分隔線 :P ------------


  亞瑟待在外面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還受了傷回來。雖然他每次總是笑著說,是自己不小心弄傷的,或是使用魔法時出了差錯,但阿爾心裡很清楚……

  戰爭已經開始了!

  心疼受傷的亞瑟,痛恨幫不上忙的自己,接著,發現自己心中對亞瑟,那份超出兄弟關係的戀慕之情……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必須離開,必須要成為比魔法師更厲害的人,才有資格站在亞瑟身邊,照顧他,保護他……看著再度離開家的亞瑟,阿爾做出了決定。

  然後,一個下雨的夜晚……

  「阿爾弗雷德~~你給我站住!」

  「……」明明算好時間離開的,亞瑟為什麼會提早回來呢?

  「還帶著行李……你到底是要去哪裡?你知不知道外面現在──」

  也好,就在這裡說清楚吧!不然遲早還是會被亞瑟找到的……

  「亞瑟……我要離開這裡!」

  一轉頭,不意外的,是亞瑟錯愕的表情。

  「為什麼?我對你不好嗎?還是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我都可以想辦法……」

  「請不要阻止我……我已經……不想再當你的弟弟了!」

  「你說什麼……?」

  阿爾抽出腰際的劍,用顫抖的手緊握著──那是亞瑟花了一大筆錢,從寶物商人手上買來,特別送給自己的寶劍……然後對準了亞瑟……

  從小將我撫養長大,給我所有的關懷與溫暖,卻即將被我傷害的,可憐的人……

  對不起,亞瑟,可是我還不能告訴你……

  大雨無情地落在兩人身上,經過了好一陣子的沉默,亞瑟自嘲似的笑了。

  「是嗎?這就是你的回答嗎……?我這個哥哥當的真失敗……」伸出右手,一陣光芒閃過,亞瑟的魔法杖出現在他的手中。

  「沉睡於天地之間的偉大力量啊……」亞瑟唸起了咒語,但在他結束吟誦之前,阿爾舉起劍衝向了他……

  不能讓他阻止我要做的事,我一定要離開!

  可是,為什麼亞瑟沒有躲開?他明明可以閃過的……


To be continued.


會不會太狗血了一點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