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2)(米英)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2)



  亞瑟的臉上並沒有憤怒或是怨恨的神色,但那淡漠的表情,彷彿過去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從來不存在似的,讓阿爾弗雷德感到有點不安……
 
  「亞瑟,你聽我解釋好嗎……?」
 
  「什麼都不用說了,國王陛下……來迎接您的人已經到了,請趕快跟他們回去吧……」
 
  話才剛說完,一陣腳步聲從樹林中傳來,很快地,另一組人馬出現在大家眼前,算算大約有二十人……
 
  「總算找到你了……阿爾弗雷德!」帶頭的男子背上揹著一把巨大的戰斧,氣呼呼地撥開前方的草叢往阿爾弗雷德的方向走來,「你到底跑到這裡來幹什麼?隨隨便便就失蹤,然後莫名奇妙寄一封信叫人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接你回去……你知不知道大家有多著急啊?你是國王耶!國王可以這樣亂跑嗎?」
 
  「丁馬克,要叫國王陛下才對……不過我也想知道國王陛下您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隊伍中走出另一名戴眼鏡的高大男子,身後還跟著一名身材較為矮小,臉色有點蒼白的少年。他用沒有表情的臉與聲音冷靜地制止他的夥伴,「提諾急到胃痛,還堅持要跟我們一起來接您……所以希望您能給我們一個說明。」
 
  「就是啊!而且這座山上的路,跟地圖完全不一樣,怎麼走都像在繞圈子似的,我跟貝爾瓦德不知道走了多久才找到這裏……」
 
  「迷路……?通到這裡的路只有一條啊?」伊莉莎白疑惑地反問,的確當初跟著阿爾弗雷德跑到這裡避雨時,只看到一條小路……
 
  「不對,是三條啊!一開始上山的路就分成三條,明明地圖上只有一條路的……然後走沒多遠路又分成左右兩邊,等我們發現的時候,又繞回一開始三條路的交叉口……」
 
  另一名被稱做貝爾瓦德的男子也接口,「我們三條路都試過,但不管怎麼走,最後都繞回原本的地方……本來想分頭走的,但又怕力量分散會被山賊盯上……」
 
  「辛苦你們了……丁馬克,貝爾瓦德!」阿爾弗雷德對兩人笑了一下,「不過很抱歉,我還不能回去……」
 
  「什麼?阿爾弗雷德你別開玩笑,我們好不容易才打贏戰爭,光是重建大家就已經忙不過來了,然後你又突然失蹤,你知不知道王宮裏現在是一團亂啊?」丁馬克大吼起來,貝爾瓦德雖然沒有說話,他的表情與眼神,清楚地說明他的意見與丁馬克相同。
 
  之前一直站在貝爾瓦德身後的少年此時也跑到前面來,「國王陛下,恕我冒昧,請問您為什麼不跟我們回去呢?大家都很需要您的帶領……」
 
  「提諾,我說過,大家私底下還是叫我阿爾弗雷德就可以了……國王陛下這種稱呼怎麼聽都很不習慣啊……」阿爾弗雷德笑了笑,一臉無辜的表情,「我不能回去的原因,都要怪亞瑟啊!」
 
  亞瑟依舊是一臉漠然,但如果稍微靠近一些,就會發現他的眉毛正因怒氣而稍稍抽動,臉色也變的比暴風雨的夜空還難看,「國王陛下,我不懂您的意思……您這樣讓大家都非常困擾,請您趕快跟他們回去吧!」
 
  「可是亞瑟,如果你不聽我說,我就不能回去!我不回去的話,亞瑟就不會把藥交出來,基爾伯特他們就會這樣一直睡下去,然後丁馬克他們沒接到人,也不能就這樣回去!所以說到最後……」阿爾弗雷德一臉開心地向亞瑟說,「讓大家感到困擾的,其實是亞瑟你喔!」
 
  「你沒有必要跟我說明任何事情,我也不想聽。希望你能好好愛護你的人民,照顧未來的皇后,當個好國王。然後……不要再回來這裡了……馬修,送他們下山,等到了山下,再把藥交給他們。」亞瑟轉身背對所有的人,而馬修不知何時出現在亞瑟身邊,接過亞瑟手上的藥瓶。
 
  「亞瑟先生長途旅行回來,相當疲勞,所以今天無法招待各位,真是非常抱歉……請各位跟我走──」
 
  馬修才說到一半,下一秒,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事!
 
  阿爾弗雷德邁開腳步奔向前,然後用力一躍……撲向背對他們離去的亞瑟。
 
  跟阿爾弗雷德比起來明顯較為瘦弱的魔法師沒料到這一步,也來不及反應,就被這股衝擊力撲倒在地上!在那一瞬間,阿爾弗雷德的雙臂緊緊摟住魔法師的胸口與腰部,所以當兩人都面朝下倒在地上時,魔法師並沒有受任何傷。但他也無法掙脫阿爾弗雷德的壓制,畢竟阿爾弗雷德在身高與體重上都佔有優勢……
 
  「咳……咳……阿爾你在幹什麼?起來啦!不能呼吸了……」魔法師想反手推開壓在自己背上的阿爾弗雷德,但力氣有限,加上那樣的角度難以施力,只能一隻手拍打著地面,另一隻手槌上阿爾弗雷德的腰,催促他趕快離開。
 
  「亞瑟,你總算肯叫我的名字了……」在亞瑟耳邊,阿爾弗雷德低聲地說。當然,這並不代表原諒,但至少給了他一些信心……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快起來!」身下的魔法師一面喘氣一面掙扎,但阿爾弗雷德就是抱的死緊絕對不肯放手,而其他人也只能無言地看著這齣荒唐的鬧劇。連一旁的馬修都不知道該不該幫忙亞瑟……
 
  丁馬克、貝爾瓦德的表情十分微妙,他們以前認識的阿爾弗雷德,是個聰明勇敢又風趣,加上有高超劍術的領導者。相信在任何團體之中,他都是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但現在壓著魔法師趴在地上的他……
 
  怎麼看都像在撒嬌!
 
  而即使今晚才第一次見面的伊莉莎白等人,對他們來說,也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將眼前這個壓著魔法師耍賴的人,跟幾個小時之前,帶領眾人面對魔女與對抗布拉金斯基家族,英雄般的人物連結在一起。
 
  「你已經有你該去的地方……所以……不要再回來……這裡了……」魔法師的動作變小了些,或許是疲倦了吧。
 
  「亞瑟,我不能回來這裡……維斯卡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
 
  一聽到這句話,魔法師整個人僵住了幾秒鐘,卻又更用力的掙扎了起來,「那你就滾回去啊!結婚也好當國王也好,本來就沒有人要你回來,我才不在乎……」
 
  「可是我要帶亞瑟一起回去!還有,不接受反對意見!」
 
  「什麼!?」所有的人都驚訝地叫出聲來,連亞瑟也一時忘了掙扎,只是回頭愣愣地看著壓在自己背上的阿爾弗雷德。
 
  「現在可以聽我說了嗎?亞瑟……」趁著魔法師一時反應不過來的機會,阿爾弗雷德迅速起身,兩手依然圈住懷中的魔法師,一個翻轉,變成將亞瑟橫抱在胸前的狀態。
 
  不理會魔法師的抗議,阿爾弗雷德就這麼抱著他往房子走去,「各位不好意思了,我得花點時間"說服"亞瑟,要過夜或直接趕路都請自便,不過可別上二樓喔……」
 
  伴隨著魔法師的叫罵聲消失在門後,大家才突然發現,剛剛逃出的鬼屋,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棟幽靜的小別莊,門口的小花園與花壇中種著各色花朵與一些樹叢,還有一片專門種薔薇的園地。窗戶上懸吊著藤蔓植物,屋簷下有一組桌椅,供人喝茶時順便觀賞花園,原本二樓牆壁的大洞不知何時也已經修復,房子裡燈火明亮,給人十分溫馨的感覺,跟一開始完全不同。
 
  「貝露琪小姐離去時,解除了她的結界,順便將牆壁修補好了……所以如果各位願意,我來安排餐點與房間讓各位休息。要趕路的話我就請人帶路,將各位平安送到山下。」馬修對眾人略略欠身,「彼得,出來一下……」
 
  一個小男孩模樣的精靈馬上出現在馬修身邊,「馬修,我剛剛才回來耶,也不讓我休息一下,真是過份……」
 
  「彼得,在客人面前不可以亂說話。請你帶著要離開的客人下山,回來的時候鬆餅就烤好了,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如何?」馬修摸摸小男孩的頭,溫和地說,小男孩精靈開心地跳了起來。
 
  「太好了,馬修的鬆餅最好吃了!你們誰要下山的趕快跟我走。」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致決定……
 
  當然要留下來啊!說不定……後面還有好玩的事呢。
 
 
--------------- 我是分隔線 :P ----------------
 
 
  「我跟亞瑟拿到拉卡榭爾之花以後,先到地精那裡,借他們的火與鐵鍋來練藥……好不容易完成之後就趕著送回來。但半路上,亞瑟那傢伙聽到阿爾弗雷德要結婚了,所以說想繞到維斯卡看一看,叫我先拿藥回來給你們。」
 
  「結果沒想到阿爾弗雷德居然回到這裡來……兩人剛好錯過了呢!」諾威看著窗外,一派悠然。如今艾斯廉已經沒有大礙,他的心情也輕鬆不少。
 
  「不過亞瑟怎麼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然後又能剛好趕上呢?我真佩服他,要是晚了一步,這些人類不是被貝露琪抓走,就是死在布拉金斯基家族的箭下……」
 
  「我想亞瑟早就回來了吧……」歐蘭達在自己的紅茶杯上動動手指,原本有點冷掉的紅茶又冒出熱騰騰的蒸氣,好像剛剛才泡好倒入杯中一樣,「不然你覺得馬修有那個能力出手幫忙阿爾弗雷德他們嗎?不是我偏袒自家小妹,貝露琪雖然還很年輕,但也是獲得"稱號"的魔女,光憑馬修,怎麼可能隨隨便便更動她的結界?」
 
  「所以歐蘭達你的意思是,其實今晚發生的事情,亞瑟都知道是嗎?那他怎麼不早點出現……?」
 
  「這就要問馬修了……對吧,馬修?」
 
  隨著歐蘭達的聲音,馬修端著茶盤出現在房間中,「真的非常抱歉,歐蘭達先生……今天的客人比較多,剛剛幫他們安排住宿的地方就花了不少時間,所以讓您跟諾威先生的紅茶冷掉了,請原諒。」
 
  「這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馬修你別在意……不過如果你有空了,可不可以跟我們說明一下今晚發生的事呢?我想亞瑟其實早就回來了吧?」
 
  「是,一開始當阿爾走入山中,碰上山賊攻擊時,山裡的精靈就來告訴我了。他們說除了阿爾跟山賊在打鬥之外,山下有一大群人正準備偷偷上山……所以我去察看了一下,剛好有弓箭手躲在樹上,對阿爾放冷箭,被我阻止了。然後我趕快叫彼得去找亞瑟先生。很幸運的,亞瑟先生剛好跟著來接阿爾回國的隊伍走到離山腳不遠的地方,聽彼得說完之後,亞瑟先生交代彼得困住那隊伍,暫時不要讓他們上山……後來的事情,我想歐蘭達先生跟諾威先生應該都知道了。」
 
  「免得變成布拉金斯基家族的活靶是嗎……?亞瑟也真好心……」諾威嘆了口氣,「如果是我,說不定才不管那麼多呢!」
 
  「不過亞瑟先生一開始還是不太願意跟阿爾見面,本來打算讓他們避雨之後離開就算了……沒想到他們之中有人觸怒了貝露琪小姐,還讓貝露琪小姐發現阿爾回來了。亞瑟先生看這樣下去不行,所以叫我代替他幫一下阿爾的忙,讓他們逃出去……然後逃出去之後又碰上布拉金斯基家族……」
 
  「真是麻煩……那為什麼亞瑟不順便讓布拉金斯基的士兵上不了山,不就好了?他也可以把他們困在山下啊?」
 
  「歐蘭達先生這樣說是沒錯,但等阿爾一下山,可能馬上就會遭受他們的攻擊……我想亞瑟先生應該是打算,與其等著讓阿爾被到了山下被偷襲,不如就在這裡解決。至少在亞瑟先生的領地內,他不會眼睜睜看著阿爾受傷的。」
 
  「亞瑟真的考慮的很周到呢……可是,阿爾弗雷德那小子跟伊萬的決鬥勝利,也是亞瑟幫忙的嗎?」
 
  「不……這是阿爾自己提出的,一對一公平決鬥,亞瑟先生不會插手。一直到後來伊萬使詐,不遵守諾言,亞瑟先生才出手干預的。」
 
  聽完之後,歐蘭達滿意地站起身,「真是精彩的一晚,沒想到我剛好趕上……」
 
  「不對吧,歐蘭達……」剛才一直安靜聽馬修說明的諾威突然開口了,「亞瑟還繞去維斯卡一趟,所以你應該是比亞瑟先回到這裡才對……可是你卻到了今晚才回來,這中間你去哪裡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諾威的質問,讓歐蘭達有點尷尬,本來想含糊帶過,但看到諾威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會輕易被唬弄過去,只好老實說了,「……好啦!都怪我多嘴,早知道就不要講那麼清楚了……我跟亞瑟從黑暗精靈那裡,拿到拉卡榭爾之花……不過其實要做艾斯廉的藥,只需要一兩朵就夠了,結果我們跟黑暗精靈多要了幾朵,所以亞瑟就趁著在地精那裡練藥時,順便多做了些藥出來……」
 
  「"多要了幾朵"……是幾朵啊?"順便多做了些",聽起來份量應該也不少吧?」
 
  「……十二……」歐蘭達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卻馬上又挺起胸膛替自己說話,「可是……我們在外面跑了一整年,而且本來也就不打算跟諾威你收取任何酬勞,所以有機會賺錢的話,當然不能放過啊?諾威你不會連這個都反對吧?」
 
  「那當然,我從來沒想過要讓你跟亞瑟做白工。只不過拉卡榭爾之花練成的藥,除了人死不能復生之外,幾乎是可以治百病了,而且對象還不限於人類……歐蘭達你一定賣了好價錢對吧?」
 
  「拜託你就別問了……」歐蘭達苦笑,「那些藥,除了給艾斯廉的份之外,我跟亞瑟一人分了一半。亞瑟手上的我不知道,我自己那份,真的不能再說了。」
 
  「至少今晚平安落幕,每件事都有好的結局,我想這是最重要的。」馬修開始收拾桌面上的茶盤與茶杯,「可是……貝露琪小姐是不是不回來了?歐蘭達先生您要不要去找她?」
 
  「不用!她會去的地方還不就那幾個……我看她現在應該跑去找塞西莉亞抱怨了吧。貝露琪脾氣雖然壞,不過發洩過就沒事了,所以不用擔心她。現在唯一剩下的問題就是……」
 
  馬修嘆了口氣,「對啊……亞瑟先生跟阿爾要怎麼辦呢……?」


To be continued.

PS. 荷/蘭 人是很會做生意的喔 :P
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都歡迎留言指教!感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