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0)





]古騰斯塔冒險物語(10)



  「真的非常感謝你們,貝露琪、歐蘭達……」
 
  雖然房間裡是白天的亮度,還有陽光照射在地面,但窗外顯示的,卻是夜晚的景色。房間內飄散著紅茶的香味,靠近窗邊的桌上,又擺了更多的點心,椅子也不知何時變成了三張。諾威、貝露琪與歐蘭達正在享受精緻的下午茶,而躺在床上的少年,原本停住的時間開始流動,已經恢復了呼吸,臉頰也紅潤了些。現在只需要充分的治療與休養,復原是遲早的事。
 
     「別客氣了!真正找到方法救艾斯廉的是亞瑟,我只是陪他去找藥材……畢竟那裏可是黑暗妖精的領地,你們也知道經過那場戰爭後,亞瑟跟他們的關係鬧的有點僵……當然是還不到變成敵人彼此仇視的程度啦,不過也不可能毫無代價就把"拉卡榭爾之花"送給我們……」
 
  「難怪!」貝露琪放下手中有著繁複花紋的的高級紅茶杯,「雖然我想哥哥你跟亞瑟應該不可能很快回來,不過居然拖了一年……快告訴我,他們要求什麼樣的代價?」
 
  「他們要求我們用"優爾思基"的種子來交換。」
 
  「"優爾思基"?那種十年才長出一棵的魔草,不是要到食人妖部落才找的到嗎?所以哥哥你們真的……」
 
  「還好,只是從黑暗妖精的領地跑到食人妖部落,光是旅途就要花上不少力氣,更糟的是,還得用偷的……我跟亞瑟可都不擅長這種事情啊!我們躲在食人妖部落附近的山谷中,埋伏了將近十天,好不容易等他們抓到了一些人類,在舉行活祭儀式時偷走了那唯一一顆的優爾思基種子……」歐蘭達苦笑了一下,「要是那時被食人妖發現了,我跟亞瑟大概也會被啃到連骨頭都不剩吧!現在想想,我們真的做了很不得了的事呢……」
 
  「可是……歐蘭達,優爾思基可是魔草,含有邪惡的力量。現在落到黑暗精靈的手中,萬一長出什麼可怕的東西來……」諾威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每個魔法師與魔女都清楚,優爾思基是吸取邪惡能量來成長的魔草,結出的不是果實,而是凶惡的魔物。而且更恐怖的是,沒有人能預測從優爾思基之中長出的魔物,會是什麼模樣,或是具備什麼程度的魔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幸好,優爾思基也只能在食人妖部落附近的土地中生長,如果黑暗精靈把種子種在他們領地上,那裡的土地與食人妖部落的土地,能量屬性基本上是相剋的。所以有可能種不出東西來,就算種出來了,應該也不是很強大的魔物……亞瑟是這麼說的啦!」
 
  「不愧是亞瑟!這次要是沒有找他,我們大概救不了艾斯廉的命了!」貝露琪愉快地笑著,可是下一瞬間,笑容從她的臉上褪去,又變成了一副憤怒的表情,「可是哥哥,亞瑟說他還有其他事情要辦,是什麼事?……還是他知道阿爾弗雷德那個混帳東西回來了,所以要特意避開?」
 
  她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撞在茶盤上,發出了很大的聲響,「我就知道……亞瑟一定恨透了他,當時要不是哥哥你出來攪局,我早就幫亞瑟報仇了!」
 
  「貝露琪……當初我們來找亞瑟幫忙的時候,他一開始不太願意,但後來又答應了。你知道原因嗎?」諾威閉上眼,回憶著當時的情景,「那時他說了……」
 
  "我能明白,身為一個哥哥,不論付出任何代價,都想救自己弟弟的心情……"
 
  「兄弟姐妹之間啊,不論關係多惡劣,彼此是多麼的處不來……一旦出事時,心中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對方的好……我跟艾斯廉以前也曾經吵的很厲害,不過我ㄧ知道他的病情,那時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一定要救他,不計任何代價!
 
  所以,如果亞瑟說他能明白我的心情,那他一定也是一樣的。他會不計任何代價,保護他深愛的弟弟……即使亞瑟不想見到阿爾弗雷德,也絕對不會恨他的……
 
  「就是啊!像你,以前不也是給我惹了一堆麻煩?我在後面幫你收拾了多少爛攤子,你都不知道……」歐蘭達看著貝露琪大叫著"我哪有?"然後小嘴噘的老高,從他臉上的微笑,看的出對妹妹的疼愛。
 
  「我現在也是個獨當一面的魔女了啊!」
 
  「結果把亞瑟的房子搞成這樣嗎?你還得多修練啊……」
 
  「都是阿爾弗雷德那個混帳害的啦……我看到他就一肚子火!」
 
  「一個偉大的魔女要隨時隨地都能保持冷靜與風度喔……還要有一顆寬大的心才是。」
 
  「可是他們就是在亞瑟的房子裡亂搞啊……這樣亞瑟回來一定會怪我沒幫他看好家的!」
 
  「你根本是越幫越忙!有馬修在,你幹嘛做那些多餘的事?最多派幾個惡靈嚇跑他們不就好了?」
 
  「可是如果都是馬修在應付他們,那我要做什麼?要不是當初為了畫那個魔法陣耗光了我的魔力,我也想跟你們一起去啊!」
 
  「我看你要獨當一面還早的很啦……」
 
  諾威一面聽著歐蘭達與貝露琪吵架,轉頭看著窗外。外頭顯示的,不光是夜晚的景色,連在下方的阿爾弗雷德一行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當然,從阿爾弗雷德他們所在的位置,是看不到這個房間的。
 
  或許,這個房間是位於另一個次元也說不定……
 
  此時,馬修捧著托盤出現在房間裡,「歐蘭達先生、諾威先生,還有貝露琪小姐,請問還需要加點紅茶嗎?」
 
  看到馬修出現,兄妹暫時停止了爭吵,「馬修……辛苦你了!我妹妹一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沒有的事,歐蘭達先生……貝露琪小姐很照顧我,擅自更動她的結界是我的錯,我必須向貝露琪小姐道歉。請原諒我的無禮……」馬修說完,對三人深深一鞠躬。
 
  「算了啦!畢竟你是亞瑟的房子,我也不該任意使喚你……」貝露琪哼了一聲,別過頭去,「如果再烤些鬆餅來的話或許我會高興一點……還要楓糖!」
 
  「馬上就來,貝露琪小姐……不過外頭那些人,似乎在呼喚您呢!」
 
  仔細一聽,窗戶外頭正傳來路德維希的大吼,叫貝露琪出來的聲音。
 
  「煩死人了……他叫我出去我就出去啊?有本事自己過來!」貝露琪不耐煩地揮揮手,窗外的景色變成了美麗的花園,路德維希的聲音也完全消失了,「馬修,再幫我們加壺茶來……」
 
  「可是……貝露琪小姐,他們……似乎在下面生火呢!」
 
  「什麼!?」貝露琪連忙把窗戶的景色換回路德維希那頭,看到下方用斷箭與樹枝升起的營火,路德維希正拿著火把走向亞瑟的房子。雖然在後頭,法蘭西斯與阿爾弗雷德死命地拉住他……
 
  「魔女,你再不出現,我就燒了這棟房子……」路德維希高高舉起火把,對著房子大喊。
 
  貝露琪用力地往桌面上一拍,力氣之大,桌上的點心盤與茶盤都隨之震動,「這些該死的人類……太囂張了!看我不把你們全部殺光……」說著就起身往外衝,一下子就消失在門外。
 
  「哎呀,連茶杯都摔碎了……」歐蘭達嘆了口氣,手指一彈,茶杯又完好無缺地回到桌面上,「這可是亞瑟的杯子啊……什麼時候她才能改掉這個脾氣壞又任性的毛病呢……諾威,我有時真的很羨慕你,艾斯廉穩重多了對吧?」
 
  「才不呢!別被他冷冷的外表給騙了,他脾氣也是很火爆的。有次他為了些小事就跟我大吵起來,那時他可是把房子都拆了……」
 
  「哈哈!當哥哥大概就是這種命吧……」
 
  「不過……歐蘭達,」諾威突然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你剛剛沒完全說實話對吧?關於優爾思基的事……」
 
  「唉!我是覺得越少人知道越好啦……不是故意要瞞著你們的。」歐蘭達的臉色顯得有些為難,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出來,「那顆種子啊……被我跟亞瑟做了點手腳,所以應該是種不出東西來的。不過我們有跟黑暗精靈說,因為土壤屬性不同的關係,這顆種子會變成什麼樣,我們也沒辦法預料。而他們也接受了我們的說法,所以才會把拉卡榭爾之花給我們……」
 
  「也就是說,優爾思基這種植物滅絕了嗎……?」
 
  「如果我們從食人妖那邊偷來的種子是唯一剩下的一顆,那你說的就沒錯……不過誰知道呢!這塊大陸如此廣大,什麼地方還有存活的優爾思基也說不定。事實上我跟亞瑟都覺得有點難過,即使是魔草,但這樣一來,等於是我們毀了這個稀少的物種……尤其是亞瑟,以他對魔藥學與自然系魔法的造詣,要他這麼做,他簡直無法接受,沮喪到了極點。我們回來的路上,他幾乎完全沒開口……」
 
  諾威點點頭,表示理解,「那他說有事情要辦,所以跟你在中途就分開了……是為了優爾思基的事嗎?」
 
  「那個啊……其實……」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