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 (7)




古騰斯塔冒險物語 (7)



  頭好昏……眼皮好重……
 
     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連動動手指好像都做不到……
 
     我到底是怎麼了?
 
     至少……要睜開眼睛……
 
     恢復意識的基爾伯特,首先感覺到的,是從未體驗過的疲倦與暈眩。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似的,掙扎了好一陣子,他好不容易才撐起眼皮,打量一下四週的狀況。
 
  自己跟菲利西亞諾那個愛哭蟲,還有跟著安東尼奧身邊的小鬼羅馬諾,都被黑色的繩索狀物質緊緊捆著,懸吊在半空中。兩人還在昏迷的狀態……然後更糟的是……他終於發現了這股怪異的疲倦感從何而來……
 
     這些黑色物質,正在吸取自己的體力。雖然目前還能勉強保持清醒,不過要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奇怪的是,之前魔女說要讓他們下地獄,但眼前的情景跟基爾伯特所認知的地獄完全不同……明媚的陽光從窗外射入,窗上懸掛著白色的蕾絲窗簾,牆上的畫內容是豔紅的玫瑰。靠近窗邊有一組桌椅,精緻的刻花與典雅的弧線,看的出來是高級品。桌上的茶壺還冒著熱氣,旁邊是三層的點心盤,上面有各式精緻的小點心,還有一盤熱騰騰的鬆餅,看起來才剛剛出爐……
 
     根本就像是某個貴婦人的房間!
 
  在他們三人腳下,是一張華麗的雙人床。一名銀髮的少年躺在上頭,似乎正在沉睡著。地板上畫著巨大的魔法陣,整張床剛好位於魔法陣的中央。但再看仔細一點,基爾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胸口完全沒有任何起伏
 
  這個少年沒有呼吸。
 
     是屍體嗎?基爾伯特拼著昏沉的腦袋努力思考……
 
  「喀噠……」門被推開了,貝露琪拉著一個人進來,走到窗邊分別坐下。臉上不是之前的邪惡表情,反而看起來像是純真的笑容。
 
     「諾威,午茶準備好了……今天我特地叫馬修烤了鬆餅,你辛苦了這麼長一段時間,要好好放鬆一下。」貝露琪一面說著,一面給對面的人倒了杯熱茶,「這是亞瑟珍藏的紅茶,他平常可不輕易拿出來招待別人,趕快喝看看吧!」
 
     被稱作諾威的少年端起熱茶啜了一口,「真的很好喝……有股令人懷念的味道……以前艾斯廉還沒有生病時,他也常常會帶茶葉給我……」
 
     「諾威,你不要擔心,我哥跟亞瑟一定會找到辦法治好你弟弟的……」這麼溫柔的語氣,跟剛剛的魔女真的是同一人嗎?基爾伯特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實在是艾斯廉的病惡化的太快,我根本沒時間找到治病的方法,只好拜託你跟歐蘭達……」諾威神情落寞的放下杯子,「還害貝露琪你幾乎耗光了魔力……我真的對大家感到很抱歉……尤其是亞瑟。這本來不關他的事的……」
 
     「最辛苦的是諾威你啊!魔力那種事休息幾天就恢復了,可是為了把艾斯廉的時間停住,不要讓他的病惡化下去,你才是付出了最多……」貝露琪笑著指了指大床,「這段時間都是你在支撐這個魔法陣……現在外頭那些蠢人類,至少可以抵個幾天,你要趁機好好休息……」
 
     聽到這裡,基爾伯特總算明白,這些黑色的繩索吸取他們三人的體力,是為了支撐地上的魔法陣……然後要把躺在床上的少年的時間停住……
 
     開什麼玩笑?
 
  「不錯嘛!居然還能醒過來……在睡夢中死去不是很好嗎?」發現基爾伯特是清醒的,貝露琪又變回邪惡魔女的表情,諾威則是一臉漠然,雖然看的出來他神色中摻雜著幾絲愧疚,「不過就算體力耗盡而死,別忘了你的靈魂還是屬於我喔……」
 
  怎麼辦?渾身上下沒有絲毫力氣的自己,怎麼可能打得過魔女啊……基爾伯特連回嘴的能力都沒有,只感覺一陣暈眩,意識馬上又沉入黑暗之中。
 
 
-------------- 我是分隔線 :P ----------------
 
 
對於馬修的問題,阿爾弗雷德沉默了幾秒後才開口回答。
 
 「馬修,我這次回來,就是希望能跟亞瑟談談,也希望他能理解,當初我離開的理由……」
 
  「那如果亞瑟先生不能接受你的理由呢?別忘了你那時還對亞瑟先生揮劍……你知道亞瑟先生有多傷心嗎?」
 
  「我會讓亞瑟接受的!」
 
  「你這種自信是打哪來的啊……?」
 
  其他人聽著馬修與阿爾弗雷德之間的對話,才慢慢拼湊出當初所發生事情的輪廓。但眼看再吵下去也不會有結果,菊只好開口勸阻兩人,「馬修先生……雖然我們都是外人,無法得知到底以前發生了什麼事,但如果我們都死在這裡,阿爾弗雷德先生就永遠沒有機會對亞瑟先生提出他的解釋了……我想亞瑟先生應該也會想聽聽阿爾弗雷德先生的理由吧?」
 
  「……」這個人說的不無道理……馬修輕輕地皺著眉。
 
  「對啊,馬修……如果我死了,誰去跟亞瑟解釋呢?」看馬修似乎有軟化的跡象,阿爾弗雷德連忙補上,「我知道你現在得聽貝露琪的,不過你不能試著幫幫忙嗎?」
 
  「……我的魔力跟貝露琪小姐比起來差太多了,所以要打破她的迷宮,是不可能的。不過……」馬修咬著嘴唇,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貝露琪小姐在這裡佈下了兩個結界,迷宮是其中之一,所以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力量,增加另一個結界的強度,暫時蓋過迷宮的結界,這樣可以幫你們爭取一點時間……」
 
  「一點時間……是多久?」路德維希問道。
 
  「三十……不,最多只有二十秒……而且不可能是整間房子復原,頂多只是一小部分。再加上,要是結界被改變,貝露琪小姐一定會察覺到的……」
 
  「所以我們必須在二十秒之內逃出這間房子嗎……?可是這麼短的時間,連下樓都不夠啊……」巴修憤怒地說。
 
  「馬修先生,請問可以指定恢復正常空間的地方嗎……?」
 
  「本田,你的意思是……?」菊阻止阿爾弗雷德繼續提出疑問,「原本二樓的走廊盡頭,有一張肖像畫。如果可以,我想請馬修先生復原那一個部分的空間……」
 
  「為什麼……?」所有人心裡都有同樣的疑問。
 
  「還記得嗎?在我們遇到魔女之前,我們有四個人上二樓探查過……」
 
  眾人點頭,但不曉得菊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時我注意到,那張肖像畫,是掛在走廊盡頭的牆上,也就是說,依照這個房子的正常結構來看,那張畫的牆壁後頭……」
 
  路德維希雙手一拍,「是室外空間……」
 
  「因為我們絕對沒有時間下樓。我也想過,或許可以從房間的窗戶出去,但我不知道馬修先生能否復原一整個房間的空間……如果不行的話,我們根本走不進房間,又怎麼可能從房間裡的窗戶逃出去?」
 
  馬修搖搖頭,「我的能力不足!說實話,一扇窗戶的面積都很勉強……」
 
  「所以如果能在二十秒之內打破那面牆壁……就有機會逃出去了。」伊麗莎白顯得相當興奮,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但那會變成我們要從二樓往下跳,要有受傷的心理準備……而且我擔心如果打破牆壁,會不會對馬修你造成影響?」阿爾弗雷德舉起了劍,卻又擔心地看著馬修。
 
  「受傷是難免的,不過應該比你們從二樓往下跳好多了……你們確定真的要這樣做?」
 
  「我想也沒別的辦法了,有武器的人全部拿出來,等一下一起對著畫像後面的牆壁攻擊,知道嗎?記住,時間只有二十秒!」
 
  巴修也舉起槍,「先讓我把牆壁轟出幾個洞,你們再一起上!」
 
  羅德里希也抽出劍,「這是我們家族家傳的寶劍,鋒利的很,應該多多少少幫的上忙……」
 
  「既然這樣……那就開始吧!」馬修展開雙手,隨著他身旁魔法陣的金色光芒逐漸增強,其他人都能看到,不遠處的一扇房門消失,變成了木製牆壁,牆上還掛著公爵夫人的肖像畫。巴修扣下手上槍枝的板機,子彈往畫像射去,然後眾人舉起手中武器奮力向前衝……
 
 
---------------- 我是分隔線 :P ----------------
 
 
     看到基爾伯特再度昏迷,貝露琪又拉著諾威回到窗邊的座位,「真是的,鬆餅都快冷掉了……明明今天準備了高級的楓糖來搭配鬆餅的!諾威你也再多吃一點,不然馬修看到我們都沒有吃,他會很難過的。」
 
  「謝謝……」諾威正叉起一塊淋上楓糖漿的鬆餅,貝露琪突然臉色一變。
 
  「有人動了我的結界!是誰……?諾威你看著艾斯廉!」話還沒說完,貝露琪就起身往外頭奔去……


To be continued.


Ps. 又出現了新角色......
艾斯廉當然就是.......冰/島啦 :P
歐蘭達則是荷/蘭的日文唸法(オ/ラ/ン/ダ), 是比/利/時的哥哥喔!
希望能帶給大家愉快的閱讀時光,
任何意見也都歡迎留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