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5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 (5)





古騰斯塔冒險物語  (5)




  過了好一會兒,大家才從驚嚇中恢復過來,一群人連忙衝上二樓。之前探查的結果,樓上只有五個房間……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結果,出現在眼前的,是往左右兩邊無限延伸,根本看不到盡頭的走廊,以及兩旁數不清的房間……所有人都站在樓梯口,不知如何是好。不管是往左還是往右,都是一扇扇長的一模一樣的房門……
 
  「這樣根本沒辦法找……還是先回大廳……」聽到羅德里希這樣說,大家也只能同意。但一轉頭,更糟的事發生了……
 
  剛才上來的樓梯,不知何時也消失了,同樣變成了一面牆壁。
 
  菲利西亞諾抱著伊莉莎白大哭起來,列支也是淚眼汪汪地看著巴修,羅馬諾躲在安東尼奧身後,嘴裡念念有詞,估計不是什麼好聽的話,但神色充滿驚惶。當然其他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面對數不清的房間,連要往哪個方向走都無法選擇,更不要說找到正確的房間離開這棟鬼屋了!除了菲利西亞諾的哭聲之外,所有人都不發一語,心中感到無比絕望。
 
  「阿爾弗雷德先生……你是不是認識那位魔女?」路德維希皺著眉開口,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轉到阿爾弗雷德身上。既然現在沒人知道該怎麼辦,不如打聽看看對手的底細,說不定會有解決問題的方法。
 
  年輕的劍士有點不知如何回答似的,想了一下才說,「嚴格來說,我今天跟貝露琪是第一次見面,就我印象裡,我只有一次聽過她的聲音,而且知道他的名字而已……她……」又停了一下,「應該說,我只知道她是魔女,但之前完全沒有接觸過……」
 
  「反正她認識你,你也知道她就對了……」到目前為止一直沒開口的法蘭西斯終於忍不住了,「這樣吧!哥哥我捐出我所有的酒,你們大家也看看身上有沒有什麼好東西一起拿出來,然後拜託她一下,請她不要再生氣了。其實也就是一張椅子而已嘛!如果她喜歡漂亮的椅子,等我們下了山,找個好的工匠訂做一張給她……不,要十張也沒問題,只要她願意讓我們活著離開這裡,如何?」
 
  「你的酒還揹在背上,但問題是我們的行李都在樓下……現在連下樓的路都沒了啊?」安東尼奧指出這個可悲的事實,讓大家的心又往下沉了一步。
 
 
--------------我是分隔線 :P ---------------
 
 
  最後,是基爾巴特打破沉默,「我們在這裡想什麼都沒用,就碰碰運氣吧!嘗試一下,說不定還有機會逃出去,光是坐在這裡,只能任由魔女玩弄……」
 
  所有的人心裡也都明白,基爾伯特說的沒錯……因此大家跟著他身後,看他選了右邊的走廊,打開第一扇門。
 
  房間裡什麼都沒有。
 
  沒有床,沒有任何的家俱或擺飾,只有全白的地板與四面牆壁。唯一存在的,只有對面的牆壁上,有一扇相同的門。
  
  基爾伯特握著手中的長棍,小心翼翼地踏進房間,走到對面打開了那扇門。
 
  絕望的滋味是如此苦澀,彷彿纏繞在每個人的舌尖。因為開門後,大家看到的,是跟他們這邊一模一樣的走廊。
 
  不過基爾巴特不死心,他穿過對面的門,橫越走廊,又打開了對面另一扇門。
 
  透過中間兩扇打開的門,大家都能看到,對面的房間同樣是一片空白,更遠處的牆上,也有一扇門……
 
  沒人知道這個空間延伸到何處,也沒人知道哪裡才是盡頭!
 
  「大哥,回來吧!」路德維希隔著房間對另一端的基爾伯特大喊。基爾巴特啐了一聲,轉身走回原本的房間。
 
  但當他走到中央時,突然,在眾人面前,地板彷彿變成了流沙般的物質,將基爾巴特一點點的吞沒!「該死,這是什麼鬼東西……?」他用力擺動掙扎,腳卻逐漸陷入地板中,不一會兒,只剩下上半身……
 
  「大哥~~!」路德維希一腳踏入房間,感覺自己的身體也逐漸往下陷落,「把棍子給我!!」
 
  幸好基爾巴特很快反應過來,將手上的長棍伸向路德維希的方向,路德維希抓住棍子的前端,香、阿爾還有安東尼奧則是死抓著路德維希的手。花了好大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把基爾伯特拖回來。
 
  他們氣喘吁吁倒在地上,其他人則是嚇的說不出來話來。這些房間……
 
  「唉呀,真可惜!不過沒關係……還有很多房間等著你們呢!」伴隨著不知何處傳來的鐘聲,比露琪神情愉快地出現在半空中,說出來的話卻令人不寒而慄,「第一個鐘頭過了,要先讓誰消失呢……呵呵呵……」
 
  法蘭西斯上前一步,將背上的酒箱打開呈現在魔女面前,「偉大的魔女請聽我說……我帶著最高等級的美酒,決定將它們獻給最高貴、最美麗的女士。而我想在這裡,除了您之外,沒有人配的上這些連神仙都無法抗拒的佳釀。我乞求您收下,並放過我們這些愚昧的凡夫俗子。我保證,除了美酒之外,我們也願意為您獻上鑲著黃金與珠寶的椅子,以彌補因為無知所犯下的罪過……」
 
  在平常時,法蘭西斯這番俗氣到極點的話,可能會淪為眾人的笑柄。但現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在心裡祈禱美酒與甜言蜜語足以取悅魔女,停止這個殘虐的遊戲……
 
  魔女伸出手掌,其中一瓶就這樣憑空出現在她手上,「看起來還不錯的樣子……好吧!」
 
  真的嗎?大家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魔女說願意放過大家……?
 
  「但是,只有三個人!」
 
  什麼?
 
  「你們該不會認為,只靠幾瓶酒,就足以讓我放過你們所有的人吧?我可以放過你們其中三個人,但條件是……」魔女帶著笑容,吐出死刑的宣告,「你們所有的人,都必須同意這三個人可以活著離開。只要有一個人表示反對,條件就不成立!」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他們這群人,不過是偶然相逢,彼此之間也沒有任何關聯,怎麼可能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呢?
 
  「我就偶爾大發慈悲一下吧!再給你們一個小時考慮,看是哪三個幸運的人,可以活著離開我貝露琪創造的迷宮。當然,你們要繼續尋找出口也是可以的,不過……」魔女的身影逐漸變的稀薄,「有些房間可是會有"驚喜"等著你們的喔……呵呵呵……」
 
 
--------------我是分隔線 :P ---------------
 
 
  雖然沒有人開口,但大家心裡想的都是同樣的事。
 
  「哥哥我說啊……紅酒是我出的。要不是我,根本不可能有這三個名額,所以應該要讓哥哥我離開才是。」法蘭西斯環視眾人,「問題是另外兩人……」
 
  「別鬧了!」巴修握緊拳頭,「除非你們把其中一個名額讓給列支,不然不管是誰,我一定反對到底!不要忘了魔女剛剛說的話,只要有一個人反對,條件就不成立!」聽到巴修的話,列支只能流著淚拼命搖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萬一有人反對你妹妹呢?大家都想活著離開,我就不相信我們這裡有哪個聖人君子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如果有的話,下一個鐘頭魔女出現時,就第一個讓她帶走好了!」羅德里希冷冷地說。雖然聽起來很殘忍,不過大家也不得不承認……
 
  這就是現實!
 
  香慢慢地將手移向腰際的刀,卻被路德維希發現了。一瞬間,路德維希也拔出劍。不只他,所有身上有武器的人都亮出傢伙,彼此怒目相視。菲利西亞諾大哭大叫說他什麼都願意做,不要傷害他,但沒人理會……
 
  「我跟菊哥還有重要的任務要達成,我們必須活著離開才行……」香緊握著刀柄,面無表情地說。
 
  「你有任務就表示我們就該死嗎?你不會是想把我們殺了,直到剩下三個人為止吧?如果是這樣我奉陪……」路德維希不甘勢弱地大吼回去。
 
  情況即將失控了!阿爾弗雷德試著說服所有人把武器收起來,「各位聽我說,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樣只是讓貝露琪更加高興罷了?」
 
  大家心頭一怔,「她如果真的要殺死我們,是再輕易不過了!可是她今天這麼大費周章把我們關在這裡,是為了什麼?」看到沒人回答,阿爾弗雷德繼續往下說,「是為了滿足她的娛樂心!我相信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監視中,如果我們在這裡自相殘殺,那才是讓她稱心如意了。我們現在該做的,應該是互相合作逃出這個迷宮,而不是成為她手中的傀儡,扯扯線我們就得照著動,不是嗎?」
 
  「你說的倒很好聽,但是要怎麼逃出這個迷宮?你有辦法嗎?」基爾巴特的長棍指向阿爾弗雷德,「你也看到了那些該死的房間!一進去說不定就沒辦法活著出來了,還不用勞煩魔女來抓人呢!」
 
  「那誰叫你把椅子砍爛的……?這一切說穿了都是因為你!」巴修手上的槍也對準了基爾巴特,「你如果覺得自己有責任,等一下魔女來的時候麻煩你自己跟她走,幫大家多爭取一點時間吧!」
 
  「等一下,你們也別都怪到我大哥頭上!難道你們都沒有人想過要把爐火升起來烤火嗎?」路德維希一面維護自己的哥哥,一面防著有人出手攻擊……
 
  猜忌、不安與自保的念頭,充滿了整個空間,將人壓的喘不過氣……!
 
  直到鐘聲響起,所有的人才發現,又過了一個鐘頭……「你們決定好了嗎?還是忙著打架,忘了討論正經事呢……?」伴隨著笑聲,貝露琪再度出現在空中,「告訴我,是哪三個人呢……?」
 
  法蘭西斯馬上回答,「尊貴的女士啊!我獻上的紅酒能博得您的歡心,對我來說是無上的榮耀。因次我斗膽向您懇求,讓我成為這三位幸運兒的其中一人吧……」
 
  但正如巴修之前所說的,他馬上表示反對。
 
  法蘭西斯怨恨地瞪著巴修,魔女則是微笑,「真是可惜呢……不過看在你獻上的好酒份上,我,魔女貝露琪在此承諾,你將是最後一位被我帶走的!」接著看向眾人,但她只得到沉默作為回答。
 
  「看來,你們是選不出這三人了……呵呵!那麼,要讓誰第一個消失呢……」
 
  沒有人敢說話,只能在心裡祈求,別讓魔女第一個選到自己……
 
  「喂,魔女!你把我帶走吧,可是要放過所有的人,聽到了沒?」基爾巴特向前跨出一步,拋下手中的長棍。
 
  魔女冷笑,「你憑什麼跟我談條件?我已經很寬宏大量了,多給了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手指一彈,基爾巴特腳下突然出現如繩索般的黑暗物質,綁住了基爾巴特的手腳,將他往地底下拖。
 
  「阿西,你自己多保重……」基爾巴特只來得及對路德維希說這句話,又看了淚流滿面的伊莉莎白一眼,然後完全沉入了地底……
 
  貝露琪大笑著,隨後也消失在半空中,「下一個人是誰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To be continued.


要逃出鬼屋可沒那麼容易喔.....
希望大家喜歡^^
有任何意見也請不吝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