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向RPG]古騰斯塔冒險物語(2)





古騰斯塔冒險物語(2)







  不知不覺天色轉暗,等到兩人停下腳步稍做休息時,月亮與星星已經出現在夜空中。突然,不遠的地方傳來打鬥的呼喝聲與刀劍相互撞擊的聲響。菊跟香對看一眼,決定過去看看情況。
 
躲在鄰近的草叢中,兩人看到剛剛在酒吧碰到的年輕劍士,正在跟一群像是山賊的人戰鬥。長劍在他手中靈活飛舞,敵人手中的武器都近不了他的身子。但是山賊人數多,阿爾弗雷德臉上表情凝重,絲毫不敢大意。
 
而在另外一邊,則是四、五個山賊圍攻一位身材較矮小的少年。少年的劍不知何時被打落到地上,只靠著手上一個有長柄的圓盤狀物體勉強擋住敵人的攻擊,眼看可能快支撐不住了。阿爾弗雷德頻頻看向少年的方向,似乎想過去幫忙,但又甩不開身旁的山賊,只能乾著急……
 
     「香君……」菊的話還沒說完,香就拔出腰間的刀加入戰局。不到幾分鐘,少年身旁的山賊都已經被打倒在地上,兩人又回頭一起對付攻擊阿爾弗雷德的敵人。眼看三人即將佔上風,菊突然發現,有人躲在附近的樹上。
 
  糟了,是弓箭手!菊立刻抽出懷中的短刀射出,不過遲了一歩,樹上的弓箭手輕輕避過菊的短刀,手一鬆,箭以飛快的速度射向阿爾弗雷德。但正忙著戰鬥的年輕劍士根本沒注意到暗箭來襲……
 
  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菊發誓他親眼看到,箭離弦射出不到一秒鐘,就在空中折成兩半,然後掉進草叢裡。
 
  再一轉頭,樹上的弓箭手已經不見蹤影。而其他山賊在三人的聯手攻擊下,終於紛紛撤退……不,是倉皇逃走。
 
  能避過我射出的短刀,這個山賊還算有點本事,菊一面在心裡提醒自己要更加小心,一面跨出草叢跟香會合。
 
  「這不是本田嗎?真巧!我本來以為你們會在村裡住一晚的。」阿爾弗雷德對菊與香露出大大的笑容,菊只是聳聳肩,輕描淡寫地應付過去,「旅館客滿了,我們也沒辦法……」
 
  此時,剛剛的少年走到阿爾弗雷德與菊的面前,身後還跟了另外兩名男子。
 
  「謝謝你們的幫助──」但話還沒說完,他身後其中一名男子便撲上來抱住他,嘴裡還哭喊著。
 
  「我好怕啊!伊麗莎白姐姐~~哇哇!」
 
  「不要叫我姐姐~~菲利西亞諾放手啦!!」
 
 
---------------------我是分格線 :P -------------------
 
 
     好不容易等菲利西亞諾停住眼淚,少年───不,其實是女扮男裝的伊麗莎白才有辦法將事情解釋清楚。此時眾人才看出,她手上的武器,是一柄平底鍋。
 
  「這是我的主人,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我叫伊麗莎白˙海德瓦里,是埃德爾斯坦家的侍從。至於這個愛哭鬼……」伊麗莎白嘆了口氣,卻又捨不得似的摸摸他的腦袋,「叫菲利西亞諾,是我們家的廚師。雖然手藝還算不錯,不過實在太膽小了一點……」
 
  「看你們家主人的穿著,是貴族階級吧? 如果是,應該有學過劍法或武藝之類的……」那個愛哭的菲利西亞諾不算,讓一個女孩子獨自對付山賊,這個主人似乎……雖然沒有說出口,菊、香與阿爾弗雷德臉上的表情都微微透露出不滿。伊麗莎白彷彿察覺到他們的想法,連忙開口解釋。
 
  「不是的,因為菲利西亞諾太膽小了,剛剛山賊出現時他還拿出白旗打算投降,所以我請我們主人帶他躲在草叢裡,免得他受不了驚嚇……」
 
     「什麼帶他躲在草叢裡? 我根本就是得緊抓著他,不然他連白旗都拿好準備出去投降了!真是笨蛋……」羅德里希拿下眼鏡輕捏著眉間,一付無奈的表情,「感謝你們的幫忙。我是維斯卡帝國,埃德爾斯坦家的當主,之前因為伊萬˙布拉金斯基佔領了我所有的土地與財產,只好帶著伊麗莎白還有菲利西亞諾逃到別的國家。現在我們聽說布拉金斯基家族被趕出維斯卡,所以打算回去……沒想到會碰到山賊……」
 
  「好!既然大家有緣,在翻過這座山之前,我們就結伴同行如何?」阿爾弗雷德大聲說道。
 
  「我們非常樂意!」羅德里希與伊麗莎白馬上贊同。香看了菊一眼,表示徵詢菊的意見。菊想了想,也點頭同意。至少人多勢眾,路上有個照應也比較安心。
 
  而且,不知為何,剛剛躲在樹上的弓箭手,總是讓菊內心感到有點不安。
 
 
------------------我是分隔線 :P ------------------
 
 
  走在山裡的小路上,阿爾弗雷德搶在隊伍的最前頭。根據他的說法,劍士本來就是要在最前面保護所有人的。當然,也不會有人跟他爭。走了一陣子,菊抬起頭看著天空。剛剛皎潔的月亮不知何時已經被烏雲壟罩,而且看起來,待會兒可能會是傾盆大雨……
 
  「我們得找個避雨的地方……」
 
  一行人加快腳步往前,卻看到前方有條岔路,兩條路交會處,出現了另一隊人馬。阿爾弗雷德與香立刻抽出劍與刀,伊麗莎白也將羅德里希與菲利西亞諾護在身後……
 
  「等一下,我們只是旅人,沒有惡意……」
 
  深夜裡看不清楚,只知道說話的人有著深褐色的頭髮,較黑的膚色,顯示他經常在太陽下勞動。一個年紀看起來跟菲利西亞諾差不多大的少年,不時對阿爾弗雷德他們露出兇狠的眼神,卻又躲在他身後不敢出來,所以根本沒什麼威嚇的力量。
 
  另一個男子有一頭閃亮及肩的金髮,背上背著一個大木箱,「沒錯,哥哥我可不是什麼山賊喔!大家不要緊張,真的打起來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們這裡也是沒有惡意,大家都冷靜一點……」菊深手拉住香的袖子,「不過看到你們後面那兩位,忍不住會很在意……」
 
  「喂!你對本大爺有什麼意見啊?」站在另一隊人馬後方的兩位男子,其中一個有著一頭少見的銀髮,揚起手上的的棍棒,一副就是準備衝上前大打一場的模樣。站在他身邊的金髮男子連忙拉住他,「大哥不要衝動,對方並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阿西你不要阻止我!那種說法根本就是來找碴的,一定要讓他見識一下本大爺的厲害~~」
 
  「哥哥我說啊,主動引起爭執的話,我這裏可不給錢喔……基爾伯特!」背著木箱的男子撥了撥及肩的的金髮,輕輕一句話,就讓銀髮男子安靜了下來,雖然一臉依舊是咬牙切齒的表情。
 
  「謝謝你,法蘭西斯先生……」被稱做阿西的金髮男子總算能鬆開拉住他大哥的手,轉身對所有人說,「我哥哥個性衝動,請大家見諒。」
 
  「為了表示我們沒有惡意,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好嗎?……先從哥哥我開始好了。我是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撥了撥金色的長髮,再拍拍背上的箱子,「我是酒商,為了拓展生意,我帶著我們酒莊生產的酒,打算到維斯卡去推廣…那裡打了好幾年的內戰,原本的酒莊跟葡萄園都荒廢了,所以哥哥我很看好那裡的市場,一定有發展的潛力。」
 
  接下來是深褐色頭髮的男子,「我是安東尼奧˙費爾南徳斯˙卡里埃多,在我身後的是羅馬諾。我家在維斯卡是種番茄的農家,可是因為內戰的關係,我家的番茄園全部被燒掉了。我只好帶著羅馬諾到別的國家看看有沒有工作機會……現在聽說布拉金斯基家族下臺,所以我想趕快回國,希望能再把我家的番茄園經營起來……」原來是農夫,難怪看膚色就知道是經常在太陽下勞動的人。
 
  「我是路德維希,這是我哥基爾伯特……」被稱做阿西的男子指著他身邊一臉不悅的銀髮青年說,「我們是以前是傭兵,現在是職業保鑣。這次的任務,就是保護博納富瓦先生以及卡里埃多先生平安到達維斯卡帝國。因此希望大家能和平相處……」
 
  到這裡,總算誤會解開了,而且所有的人目的一致──要到維斯卡帝國。
 
  此時,籠罩夜空的烏雲發出了隆隆的雷聲,豆大的雨點無情降下,打在皮膚上都會感到刺痛。雨勢大到根本看不清前方道路的地步……
 
  「得找個地方避雨才行!大家動作快……」阿爾弗雷德往前跑,其他的人沒有選擇的餘地,也只好跟在他身後……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