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栖川同人】Fond (1)



Fond (1)
 
 

  「……火村老師,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只是見個面吃頓飯,沒必要馬上就拒絕吧?」
 
     「感謝您的抬愛,不過目前我並沒有跟任何女性交往的打算……」
 
     兩人又講了好幾分鐘,直到火村研究室的門關上,我才敢從書架後方出來。
 
     說實話,要感謝火村還有他的研究生們,上個星期把研究室裡的書架與沙發重新換個位置。原本的書架是靠著牆壁,但因為火村的書實在太多,所以他把書架往前推,使書架跟牆壁之間,空出足以讓一個人站在後方找書的空間,這樣讓書架兩面都可以使用,增加放書的地方。
 
     當然,現在剛好也讓我迴避一下,這種尷尬的場合。
 
     「……麻煩死了……」 火村抓著他少年白的頭髮,一面粗魯地收拾桌面上的文件,「已經是第四次了,這些人怎麼都講不聽的? 年紀大了耳朵也退化了是嗎?」
 
     什麼? 第四次?
 
     「火村,他是同一個人介紹四次給你,還是介紹了四位不同的女性給你?」
 
     「那很重要嗎?」火村瞪了我一眼,彷彿我剛剛問的,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問題,「不管是那一種,重點是我拒絕了四次,然後他還不死心。這已經造成我很大的困擾了!」
 
     被拒絕了這麼多次,還是不放棄要幫火村介紹相親的對象……我突然覺得,這位佐佐木教授實在相當有毅力。不過當我提出這點時,火村的臉色變的更加難看!
 
     「你的意思是說,就因為他糾纏不休,我就應該要去相親嗎……有栖?」
 
     「我沒有叫你去,只是身為你的好友,我不希望看到為了相親這種事,害你將來昇不上教授或是被系上前輩排擠……如果有必要還是應付一下比較好吧?」 在出版界,有些資深大牌作家會欺負新出道的菜鳥,是公開的秘密。我相信即使在學術界中,這種 ”年資霸凌” 的情況也一定存在。火村身為英都大學最年輕的副教授,論專業,他絕不輸任何人。但說到年資,這可是努力也沒有用的……
 
     「不管有沒有升上教授,我的工作內容是一樣的! 而且不論你做的好不好,都會有人排擠你,所以根本沒差! 你不要擔這種無謂的心……走了,吃飯去!」 火村拿起公事包還有車鑰匙,馬上轉身往外走,好像一分鐘都不願意多留似的。我想起火村說過今天他要請客,連忙跟在他身後離開研究室。

 
--------------- 我是分隔線 :P --------------
 
 
     在餐廳裡,今日心情特別不好的火村副教授灌了兩瓶啤酒,似乎也變的多話起來。我們從最近的犯罪事件聊起,不知為何,話題又轉回今日佐佐木教授介紹相親上。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火村,你說連去見個面都不願意,你是討厭相親本身,還是討厭與女性建立關係這件事?」
 
     火村馬上回答,「相親沒什麼好排斥的,這是社會所認可,甚至所鼓勵,男女結識交往的管道。我無法接受的,是我已經明白的表示沒有意願,但有人還是強迫,或意圖說服我去相親。至於討厭女性……」 說到這裡,火村笑了一下,「這可是沒有的事,我對女性一向是很尊重的。只不過對我來說,不管是哪一位女性,我都是將她們,當作與我等同的個體來看待,而非特別意識到 ”他是女性” ,甚至會參雜戀愛感情的地步。」
 
     簡單來說,你就是對女人沒有興趣就對了?
 
     「有栖,在回答你這個問題前,請你先定義一下,什麼叫 ”有興趣”? 是指想上床的衝動嗎? 還是對某位女性感到好奇,想深入了解她的人格特質? 又或是想知道女性對某些事物或議題的想法……」
 
     對不起,我錯了! 我早該知道跟火村談這種事,他只會把問題越搞越複雜……所以我連忙阻止他,「換個問題好了……我知道火村你現在沒有在交往的對象,但以前有沒有呢? 例如說令你在意的女性,或初戀情人什麼的……」
 
     坐在我對面,火村皺起了眉頭,陷入思考之中。就在我開始擔心,是不是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時,而正打算換個話題時,火村突然開口了。
   
     「以前令我在意的女性……這麼說來,曾經有一個……現在想想,搞不好是初戀也不一定……」
 
     「真的?」 我忍不住瞪大眼睛,這可是衝擊性的話題啊! 火村的初戀耶!!
 

  「火村,告訴我啦! 我決不會說出去的! 拜託啦……」就算是死纏爛打,我也要拿出像佐佐木教授一樣的毅力,絕對要問出有關火村初戀情人的事,「我大學認識你時,你沒有女朋友,所以是高中嗎? 還是國中時代……?」
 
     「都不是……」 為了讓火村更配合,我又倒了一杯啤酒遞給他,而他也接過去一飲而盡,「那時剛好是三月,到了四月一日我就要進小學了,所以是幼稚園的事……」
 
     幼稚園? 我有點失望,會不會只是幼稚園老師或住隔壁的大姐姐……
 
「那天,我父母帶我參加友人的婚禮。那是西式婚禮,等新娘一進場,大家都拍手歡迎……雖然全場的焦點都是在新郎新娘身上,不過引起我注意的,是跟在新娘後面,牽著新娘裙擺的花童……」
 
     我心裏浮現當時的場景,要當花童,應該不能找年紀太大的,所以是跟火村差不多歲數的小女孩嗎?
 
「其實我已經不太記得她的長相,只記得她也穿著白紗的小洋裝,頭上綁兩條細細的辨子,靠近尾端的地方還綁了紫色蝴蝶的髮飾……等到新娘坐定,她被大人帶到離我有點遠的桌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很想去找她說話……可是我被我父母夾在中間,所以只能一直看著她。」
 
     「後來呢?」 我把所有的小菜跟啤酒都推到火村面前,只希望他喝的高興,能夠多講一些。
 

  「後來,我突然發現,她也在看我這邊。所以我就向她揮揮手,打個招呼……」
 
     啊啊! 這就是初戀的開始嗎? 我越聽越興奮了! 不過後來的結局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那小女孩,看到我對她揮手,居然大哭了起來……結果馬上被她旁邊的大人帶出去了。一直到喜宴結束,我都沒再看到她……」
 
「就這樣……?」 所以,火村的初戀,就這樣結束了?
 
「對! 就只有這樣……」 火村很爽快的回答。
 
「那在這之後呢? 還有其他讓你心動的女性嗎?」
 
     「沒有了……會讓我主動想找她說話的女生,就只有那個小女孩……」
 
     這樣的初戀經驗,也未免太悲慘了一點吧! 說不定副教授之所以對女性不感興趣,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不是有人說,童年的創傷經驗會隨著個體成長,對其精神或行為產生某些影響……
 
     不過,我不敢說出口就是了!
 
「那……火村,如果你現在又見到她,你會怎麼樣?」
 
     「不怎麼樣啊……我連她長什麼樣都不記得了,就算見到她,一定也認不出來,這樣有什麼意義?」
 
我仍不死心的追問下去,「可是……她是你初戀情人耶! 如果真的再度相逢,然後你們又彼此相認的話,你會不會考慮跟她交往呢?」 j
 
     火村沉默了約十秒鐘,終於回答,「不知道……不過我很想問她,那時看到我跟她打招呼,為什麼會哭起來……」
 
     那一晚,我做了個夢。
 
在夢裡,我夢到火村用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我,而我並沒有跟他說任何一句話,也只是默默地看著他……
 
     當第二天起床,發現自己不知為何淚流滿面時,我非常驚訝。



PS. 火村的初戀情人出現了, 有栖要怎麼辦呢? :P
  當然, 這是同人文, 跟原作沒有任何關聯! (擺手)
  請繼續多多支持指教^^
  有任何意見或感想都歡迎留言喔!



  然後說到年資霸凌........
  我有個同學原本說想用這個當論文題目,
  後來被我們勸阻作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