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栖川同人】The Purloined Chocolate (3)






The Purloined Chocolate (3)


  
   怎麼會不知道呢?火村不是把巧克力找回來了嗎?

   我看到某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拍拍火村的肩膀,似乎是在說些鼓勵的話。火村臉上表情看來沒什麼改變,但就我對他的了解,他不耐煩的程度應該已經到了最高點,可能要找個理由準備脫身了……我趕快轉向岸本,把握所剩不多的時間問個清楚。
 
「因為他跟我說,叫我去看看弓美的鞋櫃,其他什麼都沒說……我也很想知道是誰偷了巧克力啊!」岸本的口氣聽起來似乎頗不甘心,「而且最可恨的是,弓美拿回巧克力之後,居然說那是要送給火村的! 我氣的只差沒去撞牆……」
 
雖然明知這樣很不禮貌,不過我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莫非你很想要弓美同學的巧克力嗎? 不然為什麼這麼生氣……?」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我猜的沒錯。
 
「對啦……我從高一就喜歡弓美了,所以當我聽說她要把巧克力送給火村時,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沒希望了。加上巧克力又是火村找回來的,我更覺得自己沒立場說話……不過還好,火村沒有接受弓美的巧克力……事實上聽說那天向他告白或送他巧克力的女生從早上就沒斷過,可是他一個巧克力都沒收,一放學就馬上回家了! 」
 
「所以你之前說,火村……教授幫了你一個大忙,是指找回巧克力這件事嗎?」
 
「是啦……我不知道他是從哪裡聽說,我喜歡弓美的事,不過他給我機會把巧克力送回去給弓美,讓弓美對我的印象提高不少。後來等我們都上了大學,她終於答應跟我交往,現在……已經是我老婆了。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也是托火村的福,不向他道謝還真有點說不過去。難得今天有機會……」岸本苦笑一下,「不過火村大概已經不記得我了……」
 
「我沒有忘記……」火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甩開教授,回到我們這邊,「而且,那時班上所有同學之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你……」
 
「真的? ……」岸本有點吃驚的說,「我還以為這麼久沒見,説不定你連我們學校叫什麼名字都不記得了……」
 
火村的記性才沒那麼差啦! 我很想這樣說,不過現在我是火村的”助理”,所以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一想到這裡,我還是把話又吞回肚子裡。
 
不過火村的回答更是令人拍案叫絕,「因為我ㄧ直記得,你跟人打賭打輸了,所以那年學園祭結束後,你得穿上水手服繞校遊行一圈……」
 
岸本的臉馬上脹的通紅,「火村英生……你你你……我好不容易快忘記了,你居然又給我提起這件事……氣死我了! 我跟你沒完沒了,我一定要在報紙上寫你的壞話! 」
 
在體育新聞裡嗎?
 
雖然明知道自己很失禮,不過一想到眼前這位中年男子穿水手服的模樣,我還是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 我是分隔線 :P --------------------
 
 
「話說回來,火村,到底是誰偷了巧克力? 那個人又是怎麼辦到的?」岸本急著將學會的照片送回編輯部,所以只留了張名片給火村,說以後有空再連絡就離開了。我跟沒吃到什麼東西的火村,在回旅館的途中找了個小餐廳,打算先填飽肚子再說。不過我ㄧ直記掛著巧克力的事情,要是沒弄個水落石出,我今天晚上一定睡不著覺!
 
「大作家先生解不開高中生想出來的謎題嗎?」火村看著我,嘴角揚起一絲若有似無的微笑。
 
可惡! 我死瞪著火村。總有一天,我要想出一個連他也解不出來,驚天動地的大謎題,然後看著他傷腦筋又急著想知道謎底的模樣,好好嘲笑他一番後再告訴他答案,然後讓他好好崇拜我一下……
 
火村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白色紙盒,裡面是學會贈送的紀念馬克杯,「雖然尺寸不太一樣,不過就把這個當作那一天的巧克力好了……你先把杯子拿出來。」
 
我乖乖照辦,拿出馬克杯放在一旁。
 
火村拿起紙盒,三下兩下就把紙盒攤平……「這樣知道了吧 ……?」
 
我想起岸本對巧克力的描述,「……巧克力是心型,本身的厚度大約一公分左右……」
 
所以,如果把盒子攤平,再加上巧克力,整個體積就縮小很多,要帶出教室的難度也降低了,只要有適當的東西遮掩一下……那麼最有可能辦到的……
 
「等一下,火村! 就算知道手法,但這四個人還是都有嫌疑……而且犯人也有可能把巧克力毀掉或吃掉啊……」
 
我想,整個事件之所以這麼複雜,有一個原因就是,巧克力這種東西一吃掉就沒了! 雖然我認為,偷走巧克力然後只是為了把它吃掉,實在是沒有道理……
 
「沒錯! 要考慮三種情況。第一,犯人將巧克力當場吃掉或毀掉了。第二,犯人將巧克力偷走,然後才毀掉或吃掉。第三,犯人將巧克力偷走,然後保存下來……不過二跟三其實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事後巧克力到底還在不在,而且如果一開始就打算毀掉巧克力,其實沒有必要大費周章將它偷走。所以我先假設,只要考慮兩種情況就好。一種就是犯人當場毀掉或吃掉巧克力,一種就是他必須將巧克力帶出教室並且完整保持。不管是哪一種,都只能依據他們四人有嫌疑的程度,排出一個順序來,而不能很肯定的說誰是犯人。」火村拿湯匙攪動一下眼前的烏龍麵,誰叫他怕燙呢? 大概還要再等五分鐘他才會開動吧! 「總之,不管是偷走或是吃掉,第一個進教室的星野,都可以暫時排除嫌疑。」
 
為什麼? 她拿著化妝包出去,而且不是直接回體育館上課,很可疑啊!
 
「因為犯人並不知道,千葉在對面樓頂抽菸的事情。而且她也沒辦法預測,之後還會不會有人進教室……」
 
說的也是,如果星野是那節課唯一進過教室的人,那不等於她就是犯人了嗎?所以如果真的是她,應該也會等到有其他人進去教室之後,才可能回去。所以第一個就回教室的她,應該不是犯人。
 
「就算是拆了包裝,巧克力本身是沒辦法彎折的。所以在保持完好的前提下,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直接吃掉,一種是藏起來帶走。如果是第一種情況,直接吃掉的話,戶塚明日香就可以排除嫌疑了,因為巧克力是引起氣喘的過敏原之一。她有嚴重的氣喘,應該不會做出一口氣吃掉一整塊巧克力的事情。」
 
所以第一種情況下,比較有嫌疑的是神田跟武內,我在心中整理了一下。
 
「第二種情形,如果是把巧克力藏起來帶走,又要保持完好的話,戶塚手上拿著水壺,總不能把巧克力夾在水壺中,這太明顯! 要把巧克力藏在毛巾下行走,也有實際的困難,因此我也暫時排除戶塚的嫌疑。」
 
所以第二種情況,嫌疑較高的還是神田跟武內這兩個。
 
火村看著眼前依舊冒著白煙的麵,又拿起湯匙多攪了幾下,「我也知道這樣推理會有證據不足的情況,但是我的假設前提是,犯人並無意毀掉巧克力。而且我也說過,這個案件本來就不可能直接找出誰是犯人,只能推斷出,在哪一種情況下,誰的嫌疑比較高。不過單純就手法來說,這兩人之中嫌疑較大的是……」
 
     神田 佐和子!
 
在不毀壞巧克力的前提下,她可以把紙盒攤平然後跟巧克力一起藏在資料夾中間……兩個都不是很重的東西,所以用拇指跟四指夾著就可以拿的動……再加上她有正當理由,可以進入教室然後又去學生會。只要她在中途將巧克力藏好,請老師將文件簽了名之後,在取回巧克力然後藏到學生會室即可。如果是武田,雖然他也可以事先將巧克力藏好再去圖書館,不過不管是將巧克力夾在書頁裡或是書跟書的中間,都會有個厚度,看起來就很不自然。
 
只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火村後來又是怎麼處理的?
 
聽到我的問題,火村皺了皺眉,似乎感到有點困擾,不太願意開口的樣子。不過在我追問之下,他還是告訴了我。
 
「那天午休結束,我剛好在學生會門口碰到神田……雖然我認為她嫌疑最大,不過我也不想管這種事……」
 
你果然有點冷淡啊,火村……我不禁在心裡嘆息。
 
「結果,她送了巧克力給我……不過我沒收下,只是跟她說……」
 
我不收任何的人巧克力。如果還留著,你就放回她鞋櫃裡吧。
 
「那神田怎麼說……?」
 
「只有一句話,而且她講的很小聲……」
 
我只是……不想被她搶先而已……
 
聽完火村的敘述,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神田說不定是打算,先將自己的巧克力送給火村,再不動聲色地把弓美的的巧克力還回去吧! 或許神田跟弓美之間,有什麼恩怨或是彼此競爭,這就不得而知了。只能說少女的心思,不是我這個中年大叔可以去評斷的。也幸好神田沒有把巧克力毀掉或吃掉,不然就算火村的推理正確,巧克力也是找不回來的,況且神田還可以打死不承認自己就是偷了巧克力的犯人……
 
所以想了半天,這個事件能順利解決,只能說運氣佔了很大的成份吧!
 
不過我可以理解,火村並不想拆穿她偷巧克力的事實……再加上他還把找回巧克力的功勞留給岸本,讓他在喜歡的女生面前有所表現……
 
所以火村絕對不是冷淡又無情的人,不管是從認識他以來,甚至在我們相見之前,他其實一直都很體貼,又懂得在適當的時機幫人一把。他只不過嘴巴壞了一點,還老是擺出一付漠不關心的模樣,再加上又從事與犯罪有關的職業,難免給人不易親近的錯覺……
 
     火村,其實你真的是很不錯的人。
 
     不過一提到幫忙岸本的事,火村的回答,讓我忍不住想把剛才對他的讚美全部收回……
 
「我不知道岸本喜歡誰啊? 會叫他去傳話,是因為我下午剛好在教師辦公室碰到他而已! 誰去講其實都一樣吧? 」
 
終於等到烏龍麵涼了一點,火村似乎也真的餓了,開始動起筷子。我把整個案件從頭到尾想了一次,最後只有一個想法……
 
巧克力真是麻煩的東西,還是自己花錢買然後吃個過癮就好。
 
 
The End.


PS: 這真的是很不怎麼樣的謎題XD
  而且我相信bug一定很多......
  請大家不要見怪!只希望能帶給大家一點小小的樂趣.....
  (沒有閃光怎麼會有樂趣?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