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4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栖川同人】The Purloined Chocolate (2)




The Purloined Chocolate (2)

  跟世界各國不同,日本的情人節,是由女生送巧克力給男生,而很多女生也趁著這個時機對心儀的男性告白。「一開始,是我們班上一個叫弓美的女生上完體育課後回到教室,卻發現自己原本放在抽屜裡的巧克力不見了,引起一陣騷動……當然班上也有人問她是不是放在家裡忘了帶來,還是藏到某個自己都不記得的地方……」

 
     想也知道,怎麼可能嘛!
 

  「所以當然是被偷走的! 問題是,偷巧克力的動機為何? 那其實只是普通的牛奶巧克力,又不是特別貴或是什麼新奇的口味。而且,為什麼只有弓美的被偷了? 大家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來為什麼會有人要偷那種東西……而且前一節是體育課,我還記得是打羽毛球,所以全班同學都到體育館集合,然後分成好幾個小組練習。上課中又有人去喝水,有人打到一半跑到去洗手間,還有人跌倒去醫務室擦藥……」
 
     原來如此,動機不明,而且根本沒辦法掌握案發時所有人的行蹤。很多人都有機會跑回教室然後偷走巧克力。
 
  「不過後來有個傢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叫做千葉……他看到在那一節課中,有四個人進入教室又出來……因為那傢伙翹課,躲到對面大樓的屋頂去抽煙。從屋頂往下看,剛好可以看到我們教室的走廊,不管是誰進出教室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但他沒有看到任何人拿著巧克力或類似的東西出來。」
 
等一下,那個被偷的巧克力有多大?
 
「……弓美說她的巧克力是心型,本身的厚度大約一公分左右,用包裝紙包好,然後裝在一個白色盒子裡,還綁上緞帶。整個體積概差不多一本學生字典那麼大。」
 
一本學生字典……我在心中稍微描繪一下,其實也沒多大,要藏進書包或背包應該很容易。不過我的想法很快就被推翻。
 
「但是有進教室的人,都沒有拿背包或書包。而且都是一進去然後很快就出來,沒有人在教室裡逗留……」
 
    第一個進教室的是 星野亞希。她離開的時候,手上拿了一個化妝包。
 
「星野很愛漂亮,而且其實她根本不喜歡上體育課,總是在抱怨會流汗或是頭髮會亂掉什麼的。所以每次有體育課,她一定找機會去廁所補妝……那天她也不例外,假裝跟老師說要上洗手間,然後回教室拿她的化妝包去補妝。」
 
化妝包裡頭要塞下像字典那麼大的盒子,應該也不是不可能,不過一定會撐的滿滿的……
 
「是滿滿的沒錯,不過她平常就是帶那麼多化妝品來學校的啊?想想我們唸高中那個年代,像星野這樣的女生超愛化妝的女生,似乎還不多,她算是走在時代尖端嗎?而且把巧克力帶到廁所去做什麼?要吃掉或丟掉的話,有比廁所更適合的地方吧?」
 
第二個進教室的是 神田 佐和子,「神田是學校有名的才女,還是學生會副會長。她說那時想到有一份資料要給體育老師簽名,卻放在教室忘了拿出來,所以就跟老師說,要先回教室拿資料,請老師簽名後要馬上送回學生會……從教室出來的時候,她手上拿了個資料夾,大約A4的尺寸吧! 」
 
     有沒有可能她拿了巧克力,用資料夾擋住然後帶出去?
 
「可是千葉那傢伙看到的是,神田當時只是很輕鬆的將資料夾夾在大拇指與四指之間,然後手也是垂在大腿外侧,很輕鬆的拎著走。不像是偷了巧克力然後遮遮掩掩的樣子……而且神田是學生會副會長,沒有理由去偷一個普通的巧克力啊?」
 
     說的也是,偷巧克力這種說起來也沒多貴的東西,這位小偷的意圖真是難懂。想吃自己買就好了嘛! 對我這種每年總是拿義理巧克力的人來說,還不如自己花點錢吃的比較過癮。
 
第三個是 武內 直哉,四個嫌疑犯裡唯一的男生,「他回教室的理由是,因為他上課上到一半,才想起來忘了帶錢包,放在教室裡又覺得不安全,所以跑回去拿。但據他說,等他拿了錢包,又不想那麼快就回去上課……」
 
     難得能上課中溜出來,卻馬上就乖乖回去,似乎太不划算了。我點點頭,完全能理解這種心態。
 
    「所以武內就"順便"拿了之前在圖書館借的書去還了。千葉從屋頂上,看到他拿了三本書離開教室。」
 
  可是,他怎麼能這麼確定是三本?而且巧克力外盒的尺寸,如果跟學生字典差不多的話,有沒有可能夾在其他書本中帶出教室?我提出心中的疑問,但岸本馬上推翻我的假設。
 
  「千葉說他看到三本,是因為每一本書的封面顏色都不一樣,很明顯的就是三個不同顏色……而且其中沒有一本書是白色的。我們也問過了圖書委員,他的確在那時課還了三本書,又在圖書館晃了一下才回操場上課。如果他有偷巧克力,應該不敢這麼悠哉。」
 
  這樣說來也是!而且只要一下課,弓美同學回到教室,馬上就會發現巧克力被偷了,所以應該沒有很多時間讓武內在圖書館悠哉亂晃。
 
「最後一個是 戶塚 明日香。她從小就有氣喘,所以上體育課通常是坐在旁邊看著大家打球。不過看同學打球累了或口渴了,她也會幫忙拿水壺或是遞毛巾等,反正就是做些雜務就是了。那天她回教室,就是幫幾個同學拿水壺,千葉看到她提了好幾個水壺離開,還有毛巾……」
 
   會不會是藏在毛巾裡面?
 
「可是千葉說,當時戶塚手上提著水壺,所以將毛巾掛在前臂上,」岸本舉起手臂,比了一下動作,「所以毛巾之下是塞不進任何東西的,而且水壺都是圓筒狀,如果中間夾雜一個白色方型的盒子,千葉應該不至於看不到。」
 
那如果用繩子綁著巧克力盒子,然後吊在手臂上,外面用毛巾擋著……
 
「就算有時間這樣做好了,走路的時候,盒子也會搖晃,看起來不是更不自然嗎?」
 
說的也是……這四個人看起來都沒有明顯動機,也沒有特別詭異令人起疑的地方……到底是誰偷了巧克力?為什麼要偷這種價值不高的東西?我想了半天,也弄不懂為什麼。
 
說是嘴饞,太沒說服力了。但要說是蓄意偷走,也沒有造成什麼損失。還是有人要報復弓美同學……那不如直接毀掉巧克力還比較有震撼性,不是嗎?
 
最重要的是,被偷的巧克力到底有沒有找回來?
 
「當然有,就是火村找到的啊!」
 
那偷走巧克力的人是誰?我連忙問岸本。答案卻出乎我意料之外,
 
岸本的回答是,「不知道!」

To be continued!


請不要扔我番茄^^;;
下一話會請火村副教授出來解謎......
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先猜猜看!
反正猜不要錢 :P 
(請用私密留言免得爆雷......^^;;)

有任何感想,也請多多留言指教!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