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米英]退休並不等於悠閒生活


  米英只有最後才會出現一點點,
  請不要抱任何期望!
  原則上希望是愚蠢路線,
  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正經的成分還是不少= =
  總之,APH規則,請遵守.
  有任何感想也請留言指教^^;;



退休並不等於悠閒生活(1)




  看著某個笨蛋在講台上大嚼漢堡喝奶昔然後發表著沒人聽的懂得英雄言論,身為英/國象徵的亞瑟˙柯克蘭徹底感到絕望了。
  
  「所以,要解決溫室效應的問題,我們只要同心協力,製造出一個巨大的冷氣機發射到太空中,就可以幫地球降溫了!這麼好的主意,只有偉大的Hero我才想的出來喔!」
  
  好極了!第一,做的出來嗎?第二,誰來做?第三,錢從哪裡來?第四,就算做出來了,怎麼發射到太空去?輕輕按著發疼的太陽穴,亞瑟覺得自己已經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到底是哪裡做錯了,養出這種蠢蛋來?
  
  台下開始議論紛紛,不過重點都不是在溫室效應的防治上。
  
  「Ve~~路德我肚子餓了……」
  
  「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哥哥我們結婚結婚結婚……」
  
  「你回去啦~~」
  
  「Gitty真是可愛阿魯!你們說對不對?」
  
  「有沒有人要看哥哥我的裸體啊?」
  
  「容我考慮……」
  
  「zzzzzzz……」
  
  拜託你們,今天已經是開會第三天了!會議結論呢?具體措施呢?工作分配呢?螢幕上的會議紀錄是一片空白,下午的記者會怎麼辦?亞瑟突然覺得,他需要找路德維希拿顆胃藥……不過一轉頭,看到臉色發青的德/國……
  
  算了,胃藥大概也沒用了……
  
  此時,身為美/國象徵的阿爾弗雷德剛好喝完他手中的可樂,「亞瑟你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對吧?難得你今天沒有表示反對,這表示你總算贊同偉大的Hero我了對吧!」
  
  「阿爾弗雷德,你沒發現我已經反對到連反對意見都懶得講的程度了嗎?」認真反對你的我,絕對會看起來像你一樣蠢!亞瑟心想。
  
  「什麼嘛!」仗著手上有麥克風的優勢,阿爾弗雷德不甘示弱地反擊,「每次都只會否定,Hero的想法可是跨時代的,你只是不去理解……」
  
  「我為什麼要去理解像你這種既KY又粗魯每天只會吃漢堡喝可樂搞到自己體重超重的死胖子?」頭暈、胃痛加上氣急攻心,亞瑟覺得自己已經快瘋了。
  
  「Hero的偉大之處也不是你那古板守舊又固執的腦袋能理解的啦!像你這種老頭子趕快退休回家喝茶還有吃那些會毒死人的思康餅好了!」
  
  亞瑟氣的全身發抖,阿爾弗雷德這死孩子居然敢批評他的思康餅?明明小時候都會笑著吃光的……
  
  突然,亞瑟收起怒容,反而笑了起來,「好啊!老子不幹了!」
  
  「……」手上的資料一摔,全場一瞬間都安靜了下來。
  
  「你們哪個人想跟這個死小鬼一起去開發地球用冷氣就儘管去吧!我賭他連企劃書的標題都還沒想好!從今天起,老子退休了!以後有什麼事別來煩我……還有門外的記者你們自己去想辦法應付!如果做一個大型冷氣來解決溫室效應問題,這個意見可以讓他們滿意的話……」
  
  打開會議室的門,亞瑟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看著亞瑟離開的背影,阿爾弗雷德無辜地問台下各國代表,「他怎麼會知道我還沒想出一個很酷的企劃標題……?」
  
  
  
  -------------- 我是分隔線 :P ----------------
  
  
  背後傳來一陣腳步聲,「英/國先生,請您等一等……」
  
  聽到是熟人的聲音,亞瑟停下腳步,「日/本,是你啊……」
  
  「是,英/國先生您走的真快……」日/本小跑步追上亞瑟,「您……還在生氣嗎?」
  
  「說不生氣是騙人的……不過我沒有後悔的意思。反正從我有印象以來,就一直在為國家與上司工作,如果能體驗一下退休生活……」亞瑟微微笑了一下,「似乎也挺不錯的……」
  
  「這樣的話,您要不要到我家來呢?雖然現在是冬天,不過梅花已經開了。在雪中賞梅,別有一番情趣呢!」
  
  去日本家嗎?聽起來不錯,日本是個很會享受四季生活的人,既然自己退休了,也該學學如何悠閒地過日子……
  
  想到這一點,亞瑟一口答應,「是嗎?那我就不客氣打擾了……」





退休並不等於悠閒生活(2)




  雖然外頭是冬天,但靠在電爐旁,亞瑟並不覺得特別寒冷。身旁擺著熱呼呼的紅豆湯與煎茶,他與菊兩人坐在窄廊上,欣賞著院子裡盛開的山茶與白梅……

  「英/國先生……這附近有間寺廟,您有空的話務必要前往參觀。裡面的山茶花可是有百年歷史,我院子裡這幾株根本比不上。」

  「是嗎?可是我覺得日/本你的院子已經很不錯了啊……」

  「那不算什麼,畢竟我家院子的面積有限。如果您願意留到四月,那時我再帶您參觀整片的櫻花林……」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從客廳傳來的某種噪音……

  「哈哈哈又破關了果然我是正義的Hero來多少隻僵屍都無所謂啦儘管來吧來吧~~」

  「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阿爾弗雷德……不要來打擾我悠閒的退休生活啦!」亞瑟恨恨地轉頭,對於佔據了客廳與電視,正握著電玩手把掃射畫面中僵屍的龐然大物投以憤怒的眼神。

  「像你這樣隨隨便便跑來打擾別人的行為,世界的Hero我可是不能允許的唷!所以為了維護正義,保護日/本的安寧,我只好親自來一趟了……」

  然後呢?你所謂的維護正義就是邊吃漢堡邊打電動嗎?你要不要看看你身邊那一圈漢堡包裝紙還有洋芋片的空袋與碎片……天啊你剛剛沾到冰淇淋的手不要往日/本的坐墊上擦啊~~

  這實在太驚恐了……亞瑟默默地轉回頭,假裝沒有看到。幸好菊已經暫時離開……

  才剛踏進日/本家門,連行李都還沒整理,阿爾弗雷德也跟著出現了,理由是要來拿菊上次答應借他的電玩遊戲。

  「遊戲拿到了就趕快滾回去啦!日/本只說要借遊戲給你,沒說要留你下來吧?」這傢伙,居然拿了菊的PS3就開始玩起來了?以前教給他的紳士禮儀都到哪裡去了?跟著漢堡一起吞下肚了嗎?

  「我不先試玩一下怎麼知道這片到底是不是我要的遊戲?」不知不覺之間阿爾弗雷德又吞下了一個漢堡,手背往嘴上一抹,眼睛還是盯著螢幕不放。

  亞瑟氣得馬上起身,「你已經打到第三關了還不知道嗎?混帳你是故意的吧?」

  「英/國先生,我並不介意,請您也不要生氣了。」不知何時出現的日/本拉住怒吼的亞瑟,很客氣地拿了毛巾與澡盆給他,「英/國先生,您還記得後院溫泉的位置嗎?……真的很抱歉,剛剛我的上司突然打電話來,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因此我必須馬上過去。您可以先泡澡休息,明天我再陪您去觀光……還有客房桌上的點心是為您準備的,請您自由取用。」

  「謝謝,日/本!真是不好意思……如果你很忙,也不用陪我,我自己到處走走就好。反正我現在退休了,時間多的很!」

  「美/國先生如果想留宿的話,我也替您準備了客房……您的毛巾與澡盆我也放在那裡……」

  「日/本你別管我了,去忙你的吧……啊啊僵屍又來了看我的無敵連環掃射啊~~」

  送走了日/本,亞瑟狠狠瞪了一眼窩在客廳裡打電動還不時發出噪音的阿爾弗雷德,做了幾次深呼吸,決定先去泡泡溫泉,放鬆一下身心再說。

  最好等他洗完出來,阿爾弗雷德已經回去了……


              ---------------- 我是分隔線 :P----------------


  「氣死人了……那個死孩子跑過來幹什麼?連退休了都還要看見他的臉,這樣一點都沒有退休的悠閒感覺啊……」

  走在通往後院溫泉的長廊上,亞瑟突然回想起,第一次來到日/本的家,好像是英日同盟締結時,為了了解日本文化所以特地前來拜訪……然後在日/本家的溫泉中,結識了兩名友人。一個應該是叫做河童,另一個是長的有點像洋蔥的奇妙生物……

  雖然很想跟他們多聊聊,但是,因為人類不再承認他們的存在,他們只能躲到無人的深山裡……那次在溫泉中的交談,是亞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他們了。

  「不知道他們在深山裡過的如何……如果可以,真想再多跟他們聊一下呢……」脫去身上衣物的同時,亞瑟不禁喃喃自語。像他們這麼了解日/本文化的妖怪,現在幾乎見不到了吧!

  不過,一拉開通往溫泉的門,看到已經泡在溫泉裡頭的人,亞瑟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啊……先生,好久不見了!」


             ---------------- 我是分隔線 :P -----------------


  亞瑟將全身浸泡在熱水中,藉以放鬆身心,「我還以為從此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河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們原本是打算不再出現在人類的世界了,不過那座山裡沒有像這樣水質優良的溫泉,所以我們偶爾還是會下山來……」

  像洋蔥的妖怪接口,「而且今晚有難得的賞花會,好幾個朋友都會過來,所以我們想先洗個澡,這樣才好接待客人……」

  「賞花……?」亞瑟想起日本說的,「現在是冬天,所以是梅花嗎?」

  「不不……」河童搖搖頭,「本來應該是梅花沒錯,不過因為我們有幾個朋友四月時必須出遠門,沒機會來這裡賞櫻,所以我們特別拜託山上的櫻花,請她們今晚盛開,讓我們提前辦賞花會……先生您也一起來如何?今天在這裡碰面,真是難得的緣分。」

  「真的嗎?但是我什麼都沒準備,這樣實在太失禮了……」這種時節能看到櫻花,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亞瑟絕對不想錯過!但身為紳士,豈可空手拜訪人家?

  「那麼……先生,您可以帶些點心去嗎?」洋蔥低下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我們好久沒吃到甜食了,蠻想念的……」

  亞瑟想了一下,剛才日/本說,客房桌上的點心可以自由取用,「沒問題……」

  就暫時跟日/本借一下桌上的甜點吧!




退休並不等於悠閒生活(3)



  跟著河童與洋蔥妖怪身後,從日/本家的後院出發,走上進入深山的小路。原本是寒風刺骨的天氣,但慢慢地,進入深山之後,亞瑟反而覺得溫暖了些。

  「這是因為今天晚上我們拜託櫻花盛開,但在那之前,要先請山神讓山裡變的溫暖一點……」

  「原來如此……」

  抬頭一看,天色已經變黑,月亮與星星都出來了。亞瑟估計,大概已經走了快一個小時的路……

  突然,眼前有一面石壁擋住了三人的路。

  「先生,要走這裡……」河童伸手在石壁上摸了幾下,出現了一道裂縫,「穿過這裡就到了。」

  「……」這大概就像自己家鄉那裡妖精的障眼法吧。

  穿過石縫之後,亞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樹枝頭上整片的粉紅,蔓延向四面八方,然後佔據了整個人的視界。每一片花瓣都像是會發光似的,風一吹,花瓣飄落,像是妖精在夜空中翩翩起舞。

  亞瑟並不是第一次看到櫻花,但這副燦爛盛開的景象,真的是第一次……

  「喔喔,已經開始了……」河童對著坐在樹下的一小群人招手,加快腳步向前,「看來大家都到了。」

  亞瑟跟上前,卻發現坐在櫻花樹下的……

  一個是像人類一般高的狐狸!

  一個外型像破掉的雨傘,上頭只有一隻眼睛跟一張嘴。

  另一個是像紙一樣薄,旁邊卻伸出兩隻手,不知名的妖怪。

  還有一個看起來像普通的燈籠,上面卻有一對眼睛,然後裡頭的火焰是藍色的……

  最後一個,外型看起來像個女人,穿著日本傳統的和服,但轉過頭來卻是一副骷髏……

  「你們怎麼動作那麼慢?身為主人還遲到,太不像話了……」狐狸大聲地抱怨。

  「抱歉抱歉,我們去山下泡溫泉,然後遇到了個老朋友,所以聊得久了一點……」河童向所有的妖怪介紹亞瑟,「這位先生是我們一百年前認識的,那時我們一起討論日本文化,非常的有心得。今天難得再度見面,所以我就請他一起來賞花了……」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亞瑟連忙拿出剛才從日/本家帶來的點心,「我是英/國,請多多指教……」

  「喔喔,是紅豆大福跟艾草麻糬……」一看到點心,大家的眼神都亮了起來,氣氛馬上變得熱絡不少。

  「好久沒吃到了……」一口咬下一個紅豆大福,狐狸閉上眼睛,滿臉陶醉的神情,「啊啊……這個紅豆餡的美味……真是高級品哪!」

  「就是啊……像我們法力不夠的,連化成人形下山去買甜點的膽子都沒有……」雨傘跟河童則是先往艾草麻糬進攻,「好吃……實在太好吃了……」

  「好吃到令人想哭啊……真是太感謝您了,先生!」洋蔥妖怪的個頭小,一個紅豆大福就快有他半個人那個高了,不過他手腳並用抱著大福死命地啃著,怎麼樣都捨不得放手。

  白骨女比較可憐一點,雖然也搶了顆艾草麻糬放入嘴裡咀嚼,但只要一吞下去,過了肋骨之後,就會從原本腹腔的空洞掉到地上……

  算了,亞瑟安慰自己,至少從她臉上的表情看來(?),她好像有嚐到味道了……

  燈籠妖怪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長出了手,跟白紙妖怪兩個一手一粒點心,滿足地大嚼著。不一會兒,亞瑟帶來的點心全都進了妖怪的肚子,只剩下兩個空盒。

  你們是餓了多久啊?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把點心全部吃光了,忘了留下先生的份……」河童吞下最後一粒大福,卻突然大叫起來。

  「真是太失禮了……先生請您原諒,因為實在太久沒吃到甜食,大家都有些興奮過頭了……」其他妖怪也慚愧地低下頭,向亞瑟道歉。

  亞瑟連忙搖手,「不不不,這不算什麼……如果你們喜歡吃,下次我再帶來。」

  看來,日/本的妖怪喜愛甜食,亞瑟將這點暗記在心。


                ---------------我是分隔線 :P -----------------


  「今年的賞花會提早了,所以這酒還不是釀的很好……不然如果等到四月,酒的香氣會更濃厚,請大家多多包涵。」花瓣飄落,所有人頭上身上都沾滿了片片粉紅。白骨女拿起一旁的酒瓶,幫每個人都倒了一小杯,「所以先生,您現在是退休狀態嗎?真是恭喜您了……」

  「是啊……難得退休了,可得為自己將來的日子好好規劃一下。」

  拜點心之賜,所有的妖怪們都對亞瑟非常友善。在美麗的櫻花樹下,大家天南地北地聊著。亞瑟端起酒杯,杯中傳來水果的甜香,看來是用山中果實釀成的酒。他一飲而盡,此時一陣夜風吹過,帶起了片片櫻花,卻也讓亞瑟感到些許涼意。他忍不住咳了幾聲……

  該死的不景氣,讓他的感冒老是好不了……

  「先生……您的臉色不太好啊……記得一百年前看到您時,您氣色可健康的很!是生病了嗎?」河童關心地問

  「……」一百年前嗎……亞瑟自嘲地想。那是他最有權勢,最強盛的時代,世界每個角落,都有他的弟弟妹妹,太陽照耀在他屬於他的土地上,永不落下……

  但即使是當時站在世界的高點,俾倪一切的他,也經不起兩次世/界/大/戰的消磨。弄到要向阿爾弗雷德那個死孩子求援不說,到現在區區一個金融風暴,就讓他感冒半天一直好不了……

  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走神,亞瑟在心中暗罵自己失禮,連忙堆起笑容回答,「沒什麼,只是一點小感冒……」

  「先生,您跟日/本一樣,都是國家的象徵吧……因為前一陣子,日/本也是健康狀況不好。我們趁半夜去使用他家的溫泉時,都常常聽到他晚上咳的很厲害呢……我看這年頭,大家都不好過啊……」洋蔥同情地說。

  白骨女又替所有人斟了酒,亞瑟拿起面前的酒杯也是一口喝乾,「現在的世界啊……不是你把自己顧好就好了,其他的國家發生任何事情,都會牽連到你身上……」

  這波不景氣來的又快又急,沒有一個國家不受影響……

  「先生,我們也了解的……有時候我們也會去偷份報紙來看啦!雖然我們躲在深山,不過對於世界的情勢,多多少少都還是得知道一下……」這次換白紙妖怪幫亞瑟倒酒,「只不過……五十年前,我們之中法力比較強的,還可以變成人形,下山跟人類打打交道。現在呢?連要踏出山中都提心吊膽……」

  河童也跟著嘆了口氣,「這個世界,已經太不適合我們妖怪的生存了……現在的我們,就像是沒人理會的退休老人,什麼智慧型手機啦,平板電腦啦,雲端科技啦……這些新名詞,就算有人願意跟我們解釋,我們也根本聽不懂啦!」

  亞瑟放下酒杯,這已經是第三杯了,腦袋已經有點飄飄然的感覺,「可是啊,世界變的這樣亂七八糟的,阿爾弗雷德那個死孩子,還有心情打電動呢!每天只會喊著自己是Hero……拿著電玩手把掃射僵屍的模樣,蠢到不行啊……明明跟他說我要退休了,叫他少來煩我,他還是硬要跑來,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這種時候會想到他啊?是因為這身感冒就是被他傳染的嗎?

  「那表示他很在乎先生您啊……」白骨女笑瞇瞇地(?)地說,「像我們幾個,平常除了這種時候聚一聚,平常還不是一個人躲在深山裡,根本不會有人想到我們……所以您口中的那位,如果說他還會想跑來找您,意思就是您在他心中,還是佔有一席之地的。」

  「是啊是啊……您說的那一位,應該也是個國家吧!如果這個世界的情況,真的像先生您說的那麼糟糕,但他不留在國內處理他自己國家的問題,卻跑來找您……」狐狸看著頭頂上的櫻花,慢慢地說,「我想,他心裡一定還是很想親近先生您的……」

  「胡說……他只是想看我笑話罷了……」亞瑟灌下第四杯,但不知道是因為酒,還是淚水,眼前的視線開始有點扭曲了,「他眼裡只有愚蠢的漢堡跟電玩,看到我只會說"去死吧,英/國!",開世界會議的時候也只會罵我老是反對他,卻不想想他的意見到底有沒有採用的價值……我……我怎麼會教出這種笨蛋笨蛋笨蛋呢……」

  「先生,您別哭啦……」其他的妖怪連忙安慰亞瑟,而狐狸趁機不動聲色地拿走了亞瑟手上的酒杯。

  「這樣好了……四月時我們要去出/雲/大/社參拜大/國/主/命,先生您不如跟我們一起去吧?反正您已經退休了,就別再想工作上的事了……」

  「真的?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亞瑟抹了抹眼睛,露出驚訝的表情。去出/雲/大/社參拜大/國/主/命?聽起來很有意思,不過……那是哪裡啊?大/國/主/命又是什麼……是日/本他家的神明嗎?明天可得跟日/本打聽一下……

  能跟著妖怪去參拜,這可是難得的文化體驗……

  狐狸對河童使了個眼色,「當然可以,不過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河童兄請你送先生回去吧!參拜的細節我們以後再談……」

  「是啊,那今天的賞花宴就到此為止了……先生,小心您的腳步啊……」

  「再見了,各位……四月時我們再一起前往那個出/雲/大/社!」亞瑟回頭,對著站在櫻花樹下的妖怪們揮手道別。其實他並沒有喝的那麼醉,至少還不到需要人攙扶的程度。妖怪燈籠發著青光,飛在前頭領路,洋蔥妖怪一樣坐在河童身上,跟在亞瑟後頭,一行人就像來的時候一樣,往山下走去。




退休並不等於悠閒生活(4)




  走出小徑,前面就是日/本家的後院了,河童對亞瑟鞠了個躬,「那麼先生,我就送您到這裡了……」

  「謝謝你,今天真的非常愉快……下次你再來泡澡,我會準備好點心的。等你們四月要出發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我喔!」

  「好的好的……先生請您快回去吧!日/本,還有那位阿爾弗雷德先生一定很著急……」

  「著急?為什麼會著急?我才不過離開幾個小時──」亞瑟一轉頭,卻發現河童與妖怪燈籠的身影都已經消失了……

  「奇怪……話都還沒說完就急著走?」不過看情形,他們應該暫時不會再出現了,所以亞瑟也只好放棄,往日/本家走去。

  說不定日/本還在上司那邊,阿爾弗雷德還窩在客廳裡打電動……

  拉開後院的門,亞瑟進入室內,原本預期會聽到電玩的噪音與阿爾弗雷德的叫聲……

  但是迎接他的,卻是一片寂靜。

  「日/本大概還沒回來……阿爾……已經回去了嗎?」心中突然有點失落的感覺。但亞瑟拍拍臉頰,強迫自己打起精神。

  他在又怎麼樣呢?還不是只會把四周弄得亂七八糟,把漢堡的肉末菜屑噴的到處都是,然後帶著那副愚蠢的表情掃射僵屍……算了,亞瑟提醒自己,睡覺前得先幫日/本收拾一下客廳,剛才阿爾在那裡吃了那麼多漢堡零食,現在一定髒亂的像發生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亞瑟!你究竟到哪裡去了?」

  「英/國先生!您回來了?」

  出乎意料之外,當亞瑟拉開客廳的紙門時,卻看到阿爾弗雷德與日本衝了出來!


-------------------- 我是分隔線 :P------------------


  「你難道不知道,你已經失蹤半個月了嗎?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阿爾弗雷得抓著亞瑟的肩膀,怒氣沖沖地問。

  「什麼半個月?我只不過到後山看櫻花……幾個小時而已!」亞瑟也覺得莫名奇妙,就算走山路要花點時間好了,自己也只不過跟妖怪們喝了幾杯,會花多少時間?一定是阿爾弗雷德這個死孩子又想耍人……

  但是,當亞瑟看到旁邊的菊也是一臉嚴肅的表情,他馬上知道,阿爾弗雷德沒有說謊!

  「英/國先生,現在是冬天,不可能有櫻花的……而且您失蹤了半個月,已經快要引發國際問題了……」

  「可是……我明明跟河童他們去賞櫻,還約好四月要一起去出/雲/大/社的……」亞瑟甩開阿爾弗雷德,往後院的溫泉奔去。

  打開後院的門,亞瑟指著當初從山上走回來的小徑,「你看,我就是從這條路上山的……」但還沒說完,亞瑟也瞪大了眼,驚訝地發不出聲……

  剛才回來的小路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柏油路面。

  「這條路是通往市政府的都內道路……英/國先生。我家後頭的確有通往後山的路,但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跟上來的日/本看著表情呆滯的英國,眼裡充滿了同情,「這裡已經開發為新的城鎮,早就沒有什麼後山了……」

  那……那些妖怪們……河童、狐狸、洋蔥妖怪、白骨女……他們都不在了嗎?還是說,連這裡都沒有他們的立足之地了,所以他們必須躲到更遠的深山中,才能過著平靜的日子呢?

  或許是剛才喝酒的影響吧!亞瑟突然覺得有股想哭的衝動,「什麼嘛……好不容易……隔了一百年才見到面……明明跟大家約好了……」那些妖怪們都是那麼親切,雖然才認識沒多久,但……

  馬上就都不見了!……

  「……」看著垂頭喪氣的亞瑟,阿爾弗雷德一把拉住他的手,往客房拖去,「日/本,我先帶亞瑟去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好了!」

  「是,請好好的休息……」沒事就好……日/本嘆了口氣,等一下得先打個電話給自家與英/國的上司,報告英/國先生平安回來的消息,而且要趁著事情還沒鬧大之前,趕快安排英/國先生露個面……

  正打算進屋時,不經意地看到,剛才英/國所站的地面上,有些粉紅色的東西。日/本彎下腰,仔細觀察一下,「這……這不是櫻花的花瓣嗎?」

  明明還是冬天,哪裡來的櫻花呢?日/本不解地想。


        -----------------我是分隔線 :P--------------------


  很反常地,亞瑟沒有大叫或怒罵阿爾弗雷德,只是靜靜地跟著他走。

  日/本家的客房沒有床,只在地上鋪了棉被。進了客房之後,阿爾弗雷德按住亞瑟的肩膀,示意他坐在被褥上,自己也跟著坐在旁邊。

  看著這麼消沉的亞瑟,令阿爾弗雷德感到窒息般的痛苦……

  他忍不住想對亞瑟大叫,發洩心中的挫折感與憤怒!明明我就在這裡……為什麼你只想著那些看不見的……不,應該說不存在的朋友,卻不肯看著我呢?

  「沒……沒關係的……」亞瑟突然抬起來,臉上又有了點光采,他興奮地拉住阿爾弗雷德的夾克,「我們約好了,四月要一起去出/雲/大/社的……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不過我明天問一下日/本就好……我一定可以再見到他們……」

  是啊!雖然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他們,但既然已經約好了……

  「亞瑟……」阿爾弗雷德皺起了眉頭,凌厲的目光,讓亞瑟不自覺地放開了手……

  「我不會讓你去的……」

  「為什麼?我已經跟他們約好了……」

  「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幻覺還是什麼的,不過你說你不過待在那裡幾個小時,就已經失蹤了半個月……你如果還要去什麼出/雲/大/社……」阿爾弗雷德將臉湊得更近了些,再一次抓住了亞瑟纖細的肩膀,「這一次,你會失蹤多久……?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什麼叫你不允許?阿爾弗雷德……他們才不是幻覺!」亞瑟推開試著推開阿爾弗雷德,卻悲哀地發現,雙方的力氣實在差距太大……「而且反正我已經退休了,愛去哪裡就去哪裡!你憑什麼干涉──」

  「別開玩笑了!」阿爾弗雷德大吼,打斷了亞瑟的話,「現在除了開會,其他時間我們能碰面的機會已經少的可憐了……你還說什麼退休……」

  「阿爾……」突然的情緒爆發,讓亞瑟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阿爾弗雷德按住亞瑟那淡金色的後腦杓,用力靠向自己胸口,然後雙手緊緊抱住了他,「你知不知道這幾天我有多擔心……你的行李通通都沒有拿,只帶了一堆沒有用的甜點就失蹤了!打手機也收不到訊號,GPS都沒辦法定位你,我們連人造衛星都用上了卻也沒有結果……我差一點以為你消失在地球上了,還打算叫東尼去找外太空你……」

  「這實在太蠢了……」頭埋在阿爾弗雷德的胸口,亞瑟悶悶地說,「我只不過跟幾個妖怪去賞花……甜點是伴手禮……」

  「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你去那個什麼出/雲/大/社……你再這樣失蹤一次,我會受不了的!」

  「你現在已經知道我會去哪裡……這樣就不算失蹤了……」

  「問題是我會找不到你,你跟那些妖怪在一起,沒有人找的到你……」阿爾弗雷德咬著牙說,「隔了個大西洋,我們之間已經夠遙遠了……你現在甚至還要到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地方去嗎?我怎麼能讓這種事發生?」

  「阿爾……」

  如果說他還會想跑來找您,意思就是您在他心中,還是佔有一席之地的……白骨女是這麼說……但是……

  亞瑟稍稍推開了阿爾弗雷德,並且清楚地看到了,那對充滿擔憂的藍色眸子,還有眼睛下面的黑眼圈跟睡眠不足所導致的憔悴臉色……好吧!亞瑟不否認他的確感到對阿爾有些許愧疚,「我是說……讓你擔心了,我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去賞個花,要花上這麼久的時間……」

  「別再離開了!別再到我找不到你的地方去……」阿爾弗雷德將亞瑟用力抱的更緊了些,讓他有點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可是……難得有這個機會啊!而且既然我已經決定要退休了……」

  阿爾弗雷德臉色一沉,「誰說你可以退休了?」

  「我要不要退休還要你來管?」亞瑟試圖用力推開阿爾弗雷德,不過再一次以失敗告終……

  「你的退休申請送到唐/寧/街的第一天就已經被駁回了,所以你死了這條心吧……現在我累了,所以先睡覺。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不等亞瑟反應,阿爾弗雷德直接以抱著他的姿勢倒在被褥上,然後一隻手將亞瑟固定在胸前,另一隻手拉起了棉被,將兩人都裹在棉被裡……

  「為……為什麼你也會睡在這裡?」亞瑟不滿地低吼,掙扎試圖脫出阿爾弗雷德的懷抱,「你不是有自己的客房嗎?」

  「要監視你啊!萬一你又跟那些妖怪跑掉了,日/本會很困擾喔!畢竟你在他家失蹤的話,他可是得直接負責的……」

  這麼說也沒錯,身為國家的象徵,如果在他國無緣無故失蹤,絕對會引起國際問題……這樣看來,自己一定給日/本添了很多麻煩……

  「知道了啦,在處理完這件事之前,我不會再失蹤了,所以你回你自己房間去睡……」亞瑟又用力扭了扭……可惡,這傢伙力氣怎麼這麼大?而且……

  為什麼他沒反應了?

  聽到耳邊傳來輕微的鼾聲……「這死孩子!居然睡著了~~給我起來啦!這樣我要怎麼睡啊~~?」


         ------------------- 我是分隔線 :P ----------------


  第二天的早餐時間,亞瑟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要跟日/本問個清楚。

  「日/本,出/雲/大/社在哪裡?還有,大/國/主/命是你們家的神明嗎……既然要去參拜,我想還是先問個清楚,免得到時後失禮……」

  「你……你不是答應我不去了嗎,亞瑟?」聽到這句,阿爾弗雷德放下手中的漢堡,惡狠狠地大吼,但經過一個晚上的思考,亞瑟早就想好如何應付他了。

  「我才沒有答應你!而且……只要能跟別人連絡,就不算失蹤了吧!我會去問河童他們,有什麼方法可以跟外界保持聯絡,這樣你就沒話說了吧!」

  「別忘了你的退休申請已經被駁回了,這樣一來,你還有時間去嗎?說不定等你回來都過了好幾年了……」

  「這點我也想好了,阿爾弗雷德……」亞瑟回過頭,拋給他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過去幾十年,我每年都有沒放完的病假、加班補休、有薪休假、還有特別休假,更不要說幾百年前了……把那些假湊一湊……絕對有時間去旅行的。」

  看來,阿爾弗雷德是沒話好講了,不過他馬上從震驚狀態中恢復過來,「那……那我也要去!」

  「什麼?」這次輪到亞瑟大吃一驚了,「你……看的到日/本家的妖怪嗎?」

  「那是你的幻想!不過我不能放著像你這種有幻想症的老頭子在外面亂跑……」主控權似乎又回到阿爾弗雷德手上了,他得意地拿起漢堡,又咬了一大口,「身為正義的Hero,我只好勉為其難陪你跑一趟了!」

  「我才不要你陪我!你這個死KY只會讓妖怪們看笑話啦!」

  日/本試著阻止正在吵架的兩人,「英/國先生,我不知道我們家的妖怪那時跟您說了什麼,但是我想,您大概是沒辦法去跟他們去參拜了……」

  「為什麼,日/本?」你該不會是要跟阿爾弗雷德一起聯手來阻止我吧?

  「請兩位看看這個……」菊帶著亞瑟與阿爾弗雷德走到後院,打開後門……

  「這……昨天還沒有這些的……」亞瑟看到的,依舊是昨天的柏油路面。但不同的是……

  道路兩旁,在一夜之間,開滿了黃色的花朵。一陣風吹來,白色的花絮漫天飄起……

  「這些是……蒲公英?」亞瑟愣愣地看著昨晚還沒有出現的花朵,「可是怎麼可能一個晚上就……」

  日/本靜靜地站在一旁,「以我國文化來說,蒲公英代表的意義是……離別。」

  「……」

  「如果真如妖怪們所說,四月要與您一起出門旅行,那他們應該就不會選擇蒲公英送給您了……」

  亞瑟愣了一下,難過地看著鵝黃色的花朵,「所以……這是你們的道別嗎?」

  ……難道說,這次真的永遠見不到面了嗎?

  「還有這個……」菊本走到門邊,撿起一束用繩子綁住的櫻花枝椏,「這也是我今天早上在後門這邊發現的……我不知道在這種季節,這束櫻花是哪裡來的……不過我想……」

  菊將手上櫻花遞給亞瑟,「這是我們家妖怪給英/國先生您的禮物……」

  沉默蔓延在三人之中,阿爾弗雷德試圖講一些幽默的話,來打破這凝重的氣氛,但亞瑟依舊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上的櫻花不發一語……

  隔了好幾分鐘,亞瑟才終於開口了,「身為紳士,收到禮物的話,是一定要回禮的……」




Epilogue


  「你還真的要來啊……」

  「我又沒有叫你跟我來……」

  「我是怕你老人癡呆又走丟了,會給日/本添麻煩!」

  「你說誰老人癡呆啊?你在會議上提的的那些不三不四的意見才是老人癡呆的症狀啦!」

  日/本用力咳了兩聲,「對不起,英國先生還有美國先生……這裡是神社,請你們保持安靜。」

  「抱歉啊,日/本……」亞瑟馬上放低聲音,「還要你特地陪我們過來,其實我自己可以……」

  「不,英/國先生……我也好久沒來了參拜了。剛好趁櫻花盛開的季節過來看看……出/雲/大/社是我國重要的宗教聖地,而且參拜的方式跟其他地方不同……」

  聽著日本的解說,三人在出/雲/大/社走了一圈,完成了參拜的程序。

  「亞瑟,肚子餓了啦……走吧走吧!」

  「阿爾弗雷德你只顧到吃嗎……?再等一下啦!」我為什麼會養出這麼沒有文化氣息的笨蛋笨蛋笨蛋啊……亞瑟突然覺得全身無力……

  將手上的袋子掛在神社的鳥居旁,亞瑟最後看了莊嚴的神社一眼,跟著菊與阿爾弗雷德離開了出雲大社。

  你們現在,是不是也這裡呢?

  看,我說的沒錯吧!那個阿爾弗雷德的確蠢透了……雖然我想你們是對的,的確在他心中,我還算佔有一席之地……

  不過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還有,現在是春天了,所以我買了櫻花餅、草莓大福還有三色糰子……這次我買了很多,所以你們可以不用搶,慢慢的吃……

  希望有一天,我們還能再見面……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