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quin@瘋狂嘉年華

關於部落格
A Cool Summer Night.....
  • 35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米英兄弟向]It Is Enough(2)

APH規則,請遵守!
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都歡迎留言指教^^
一句話也好喔......

  





  從抱在手中小小孩子,到跟著腳邊奔跑的兒童,再到胸口高,每日鬧個不停,讓自己疲於奔命的青少年……最後,是對己舉槍相向,嚷著要獨立自由的年輕人……
  
  每往前一步,回憶的重量就加重一分,然後就像破掉的泡沫,什麼也不剩。
  
  「混帳,都過了那麼久,胸口還是會痛啊……」
  
  不過,也沒時間讓他多想了。揚起的手還沒敲上門,門卻突然打開,一向溫和有禮的馬修從房子裡衝出來,抓著亞瑟不放。
  
  「亞瑟先生……您總算來了。阿爾他……他好可怕啦~~」
  
  「好了好了,我們先進去,馬修你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亞瑟心中有底,不過還是得先安撫一下激動的馬修。關上門,喘了幾口氣後,馬修才稍微鎮定下來。
  
  「對不起,亞瑟先生……看到您來,我太高興了,我馬上泡茶。阿爾在樓上,可是一直高燒不退,有的時候就算清醒過來,好像也一副不認得我的樣子,還會大吵大鬧……我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所以只好一直寫信給您……」
  
  亞瑟阻止了要去泡茶的馬修,「你的信我有收到……泡茶就不用了,我直接上去看看阿爾的情況……然後就得走了。」
  
  「亞瑟先生,您好不容易來一趟,這麼快就要走了嗎?」馬修訝異地問。
  
  「是的,我不能久留。除了阿爾的情況之外,南方跟北方兩邊我都得去看看,才能決定下一步要怎麼做……」
  
    「下一步……這是什麼意思?亞瑟先生?」馬修的聲音變的有些驚慌,「您……還是說女王陛下……已經決定要插手了嗎?」
  
  「真的決定的話,我就不會自己一個人來了……」脫下大衣交給馬修,「我只是來看看情況,而且也不能老讓你在這裡看護阿爾,你自己家裡也有很多事要忙,不是嗎?」
  
  馬修明白一切似的點了點頭,「……那亞瑟先生,我就在樓下,有什麼事就喊我一聲。」
  
  走上二樓,房間的門是半掩的,亞瑟一推開,就看到躺在床上的阿爾弗雷德。泛紅的臉頰,額頭上掛著汗珠,呼吸不順的喘氣模樣……
  
  「看來燒的很厲害啊……」看到桌邊的水盆裡頭有條毛巾,亞瑟捲起袖子,擰乾了毛巾輕輕擦拭阿爾弗雷德的額頭。
  
  在世界各國中,亞瑟算是年長的國家,因此也看過許多國家發生內戰時的情況。當然,每一個國家會出現的症狀不同,發高燒、身體各部位的疼痛、呼吸困難等,是比較一般的。但就算是症狀輕微的,也會像是大病一場般虛弱好一陣子。有的比較嚴重,像是國內分成三派、甚至四派在戰鬥時,身為國家的象徵,還可能出現精神分裂或雙重人格的現象……
  
  「笨蛋,根本還沒長大,連自己都顧不好就吵著要獨立……結果呢?把自己搞到這種地步……現在的你,什麼也做不了吧!」亞瑟伸出手,順了順阿爾弗雷德汗濕的頭髮,但還沒來得及收回,原本躺在床上的阿爾弗雷德突然睜開了眼睛,一把拉住了亞瑟的手。
  
  「亞瑟……」乾澀的聲音,喉嚨一定也很痛吧,「亞瑟……真的是你,你來了?」
  
  「……你只是在作夢,阿爾弗雷德。我不可能來的……」冷靜點,亞瑟對自己說,現在的阿爾只是一個發高燒的病人……
  
  馬上,一切就會結束了……
  
  「作夢也好……」阿爾弗雷德用力一拉,把亞瑟緊緊擁入懷中,「我好想你……我好想見你……」
  
  「……」
  
  「我知道我傷害你了……可是我不能……我不能跟你說抱歉,因為……」阿爾弗雷德把臉搭在亞瑟的肩窩,緊抱著亞瑟,像個委屈又害怕的孩子,「我的國民……他們要求……他們的願望……要自由跟獨立……」
  
  抬起頭,因為發燒而焦距有點模糊的紅腫雙眼,直直盯著亞瑟的臉,「對不起,對不起啊……可是……我不敢去找你,因為……你一定生我的氣了。不然,這麼多年……你都不來看我……就算在會議上見面,你根本也都不理睬我……」
  
  這傢伙,燒的太厲害,回到小時候了嗎?亞瑟無奈地拍拍眼前青年厚實的背部,有一搭沒一搭地應和著阿爾弗雷德的胡言亂語。
  
  怎麼看都只有身體長大了,可是內在還是像個孩子一樣……
  
  「亞瑟……亞瑟……其實……我雖然想獨立,可是,我也想跟你在一起……」聲音越來越模糊,大概要睡過去了吧……
  
  「睡吧!一切都會沒事的……」亞瑟扶住阿爾弗雷德的肩膀,讓他平躺在床上。然後又洗了下毛巾,墊在額頭上,希望能降低些熱度……
  
  突然,一隻手揮開了毛巾,床上的阿爾弗雷德再度醒了過來,亞瑟感覺自己的手,又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抓住了。
  
  「亞瑟……你是來幫我的對吧?你收到我的信了?」從床上坐起身,阿爾的眼神閃著奇妙的光采,「我就知道……你還是會來看我的。不管等了多久,我都一定會等到你……」
  
  「阿爾……」
  
  「亞瑟,我好想你……你來了,我好高興……」就像剛才一樣,阿爾弗雷德再度抱住了亞瑟,但是……情況有些不對……
  
  「這是夢……你只是在作夢而已……」再一次,亞瑟告訴自己千萬要冷靜,阿爾他……病的很重!
  
  「不,我知道這不是夢……你來了,真的來了,而且是來幫我的……」阿爾弗雷德直視著亞瑟的眼睛,但因為發燒的關係,焦距不定的藍眼睛晃動著,「我一直……在等你……」
  
  「……」最令人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不久前,亞瑟同時收到了兩封來自阿爾弗雷德的信,一封是請求援助,另一封卻要求"不要插手美國事務"……
  
  「亞瑟,我需要你……幫助我!幫我獨立,讓我自由好嗎?你知道我一直……一直都只想跟你在一起。」燒的緋紅的雙頰,讓阿爾的神情看來,像是帶有某種會將人吞噬的狂熱,「我好懷念……之前我們一起去摘蘋果……因為我說想吃蘋果派……」
  
  「阿爾……」是啊,亞瑟怎麼會忘記呢?他與阿爾之間,曾經有那麼多美好的回憶。只要有阿爾在,任何的困難都顯得微不足道……
  
  「你知道的,亞瑟……」阿爾突然劇烈地咳了幾下,全身的力氣彷彿都被抽乾了似的,一頭又栽在亞瑟的肩膀上,「……我需要你,就算我獨立了……讓我們還是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睡吧……阿爾……」亞瑟拍著阿爾的背,就像小時候,哄著他入睡一樣。慢慢地,阿爾的呼吸和緩了下來,亞瑟輕輕將他按回床上,將濕毛巾放在額頭上,然後走了出去。
  
  他並沒有忽略,剛才從窗外看到的,樹叢中閃過一絲金光……
  
  
  --------------- 我是分隔線 :P -------------
  
  
  「亞瑟先生……阿爾他還好吧?」一下樓,一臉擔憂的馬修立刻跟上亞瑟,客廳的茶几上,還是準備了茶壺與茶杯。
  
  「因為我不知道亞瑟先生會在樓上呆多久,所以我只先準備了茶具,我現在馬上去燒水……」
  
  「馬修,可能沒時間喝茶了……你先去二樓看著阿爾,有必要的話,找條繩子什麼的先把他綁起來,別讓他亂動……」亞瑟拿起掛在衣架上的大衣披上,握緊了腰上的劍,「在我回來之前……你們兩個都別離開房子!」
  
  「亞瑟先生……發生什麼事了?我可以幫忙──」但馬修話還沒說完,就被亞瑟阻止了。
  
  「不行,阿爾現在狀況很糟,再加上他天生又有怪力,我需要你顧著他。」打開大門走出去之前,亞瑟加了一句……
  
  「馬修……」
  
  「亞瑟先生……?」
  
  「我知道我可能很過份,等事情結束後,要我向你鞠躬道歉什麼的也無所謂。但請你記得……你現在是"英屬加拿大"……而且,你也是我重要的弟弟……」
  
  那麼高傲的一個人,卻說願意對他鞠躬道歉……在馬修看來,亞瑟的背影,在逆光中,顯得如此單薄與哀傷……
  
  阿爾對亞瑟先生,是如此重要嗎?即使兩人之間有著解不開的心結,亞瑟先生仍然願意為阿爾付出到這種地步……
  
  「我明白,亞瑟先生……」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